永远的草莓地

 
   

【cherik/EC】The Harlots番外(书房普雷)

大意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性交易…早滋道应该答应叁弎太太输了就给她捅屁股,再也不敢小瞧桑嗨宁,桑嗨,国际化大都市,又名成都,绰号重庆。

 

The Harlots番外(请当作独立番外,毕竟你们叁弎太太是只A,而我作为一只弱柳扶风的Omega在炖肉这点上只有哈哈哈的份…

------

雨水打湿了通往吉诺莎城门前的石板路,马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查尔斯靠在庄园的窗台上,在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身影时候稍微往后撤身,透过雾一样的纱窗,他看见那抹身影朝他所处的二楼书房仰望过来。

讲道理,如果他能看见来自一楼门廊的视线,那么相对的对方也能看见他,但查尔斯还是自欺欺人的坐回书桌前,好像他那本一个下午也没能翻动一页的《永恒之王》有多精彩一样。

艾瑞克刚从王都回来,这趟公务出差拖得久了些——当然以往更长久的派驻也不是没有,但现在不一样,王都的另一位公爵恩·沙巴·奴尔——一位年逾50尚未婚配的Alpha一见到他就皱眉:你身上带着一股不洁的味道(那是新婚的味道。他的部下指正他)。

而吉诺萨领主以未曾有过的办事效率加重了同僚们的猜测,这个凭借洁癖、面瘫、不近人情和鲨鱼微笑著称的帝国元帅大概标记了某位Omega,他身上的信息素正无规则的向周围投射发情期被要求连续加班的欲求不满,让从他身边走过的Omega女仆像秋天收割的麦穗一样软下去——他本人一点意识也没有。

来自王都的信件告诉查尔斯,领主会在今天傍晚抵达庄园,多亏了便捷的19世纪交通——那四匹国王赠予的阿哈尔捷金马,在艾瑞克出差的这一周内几乎每天来回跑两趟,从王都到吉诺莎(那真的比从巴黎到伦敦近多了),只为了寄送上午的一封信笺和下午的一封回信,即便出于动保名义,公务员的差旅天数也应当提前结束。

艾瑞克走进书房以前谨慎的将外套上不小心沾到的雨珠抖干净,好显得他不是那么着急,如果他如传闻中睿智,就应该先上楼去换一套衣服,而不是站在书房门前翻找手绢。

幸亏门另一侧的Omega也不是那么聪明,他仍旧岿然不动的坐在那张巨大的、可以让他躺上去拿脊背来回抹干净——来自信笺里那位流氓公爵的形容的釉木书桌前,将视线凝聚在《永恒之王》上,那部砖头著作如果具备独立意识,现在就该自燃起来。

丝丝缕缕的甜味儿早就钻出门缝,撩拨路过的每一个无辜佣人的鼻端。艾瑞克深深呼吸,然后拽了拽衣衫下摆好盖住隆起的部位。标记造成的后果让他们无法抵抗自家Omega的气味,艾瑞克这么安慰自己,好像他不是一路这么硬着回来。

指节敲打红漆木门的声音让查尔斯从书本上挪开视线,上帝,他野蛮的贵族Alpha居然还惦记着要敲门,查尔斯在说请进的一刹那想拿羽毛笔掷过去,又在见到熟悉的身影跨入书房时习惯性手脚发软——这是Omega顺服的本能,并非他的Alpha实在英俊过人而他朝思暮想。查尔斯还是坐在书桌前,脸上挂着一个摇摇欲坠的笑容,稳着声线说你回来了,把“终于”内个单词咽回喉咙里。

Alpha表现要比他好多了,在踏入书房,见到属于自己的Omega这一刻起,那股没头没脑的征服欲又占据了上风,让艾瑞克自信了许多,他带着微笑走到书桌跟前,俯身将Omega笼罩在自己的气息之下:
如你所愿,我回来了。

情人间喜欢书信往来是有道理的,那些难以启齿的潺潺爱意在倾注笔尖时是如此流畅自然,但没有人教会查尔斯如何面对书信结束后的面对面。幸亏他的Alpha兼备爱与行动力,没给查尔斯寒暄机会,抬起查尔斯下巴给了他一记吻,嫌动作不方便,又直起身来,绕到书桌后将查尔斯捞起,查尔斯膝头还盖着条毯子,被他起身的动作绊在脚下,让他栽进公爵怀里,他们对这结果都很满意。

书房那扇八角窗没关严实,有雨水顺风而入,他们这会儿栽在壁炉前的沙发上,壁炉的火苗在尽职地燃烧,挤进彼此的安全距离后一切就顺理成章多了,查尔斯两臂挂在艾瑞克颈后,艾瑞克揽着他腰肢,正拿指节缠绕他一绺发尾,空气中两股结合过的气流相互交融,缱眷,绵密,伴随无数个细碎的吻,他们现在可算能够好好说话。

去了很久…
我试图更快些…贵族的办事效率太差……
啊…别……


上车 SY

-----------

既然钦点了书房怎么能没有小黄书哦…默默爬走……

 
 
评论(24)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