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Spacedogs/太空狗】雨

这是一篇Nigel苏XD太空狗肉写起来真他妈像女干幼罪啊日……警察蜀黍你听我说……

赶脚这个可以当《All of the Stars》后续?RW太太欠的肉,我用肥肠详尽的长度补肥来XD

---------------

 

永远不要相信天气预报。


荒野山坡上的乌云越来越密集,层层叠叠地积压在上空。而在一个小时以前,Adam还胸有成竹的保证他们今晚能看到非常壮观的流星暴。
他们的车停在山脚下,并不适合这样堆满乱石的崎岖山路。
凛冽山风吹起沙砾和落叶,Adam的眼神透露出一点困惑,似乎不能理解现代科学居然欺骗了他。

他们现在卡在半山路上,山雨一触即发,他慌张的瞥向Nigel,不知道应该继续往前,还是折返下山。

 

雨就在这时飘了下来。

 

起先非常细小的雨滴,几秒之后像重物一样砸下来,很快越变越猛烈,夹着呼啸的山风,Adam眯起眼睛,雨水打湿他的睫毛,Nigel回头来看他,

“你还好吗?”

“我们没法往前了——”也没办法后退,Adam非常为难。脚下的路越变越滑,雨雾遮挡了他的视线,他们穿着登山鞋,加重了Adam的笨拙,在踩上一块松动的岩石后一个趔趄,被Nigel拉住胳膊。

 

一道闪电在远处重峦叠嶂间劈开,滚滚雷阵回荡在旷野间。他们已经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很快就要到达山顶,这儿可不是什么景区胜地,即便到达山顶也不会有什么度假小屋等着他们,北美大陆上到处是这样人迹罕至的旷野幽谷,Nigel摸了把脸上的雨水,皱着眉头看身后的小家伙步履蹒跚,

……让这家伙下山,这家伙不会滚着下山吧。

他肩上背着露营用的防水登山包,他想了想,卸下背包,爪子在尚未淋湿的第二层衣服上擦干,然后打开拉链,

“我猜我们的背包里装着野餐用的防水桌布什么的,对吗?”因为之前的天气实在太好了,而且只待一个晚上,他们谁都没带雨具。

他弯下腰来将背包严严实实的捂在怀里翻找,怕弄湿包里的天文器材,和Adam交往一年以来,他可算从“坏了就重新买一个呗”的生活哲学里学着体谅Adam对这些玩意儿的重视程度。

“是的”

“我们可以把它拿出来当临时雨衣,你看,你冻坏了。”

“…可它是块桌布……我是说,是的。”Adam不确定的说,Nigel抬头回给他一个肯定的微笑,他感激Adam没有在桌布的使用范畴上和他较劲。他扯出桌布披在Adam脑袋上,然后合上拉链将登山包丢给Adam,又在Adam面前转过身蹲下来,

“我背着你,这样我们可以走快一点”雨水越来越密集,在草丛和石缝间汇聚成流,他浑身被雨水浇头,脚底已经泛起凉意,他越发担心身后的小家伙。

“…不是这样的Nigel,我背着装备,你再背着我,你快不了,而且前面也在下雨,我意思是我们快一点或者慢一点没有区别……”Adam一板一眼的反驳,这真的非常让人恼火。

“……我猜,你是怕我太累、或者摔倒。”他的甜心极少开窍,偶尔几次能捕捉到Nigel的情绪就像饮料罐子上的“再来一瓶”一样低概率,这让Nigel宽慰了不少,他撩开贴在脑门的额发。

“是的甜心,所以你能快点把包背上,然后爬到我背上来吗?也许我们可以找到能挡雨的地方,或者至少一片平缓的空地,我们可以支个帐篷。”

“不要紧的Nigel”Adam背上背包站起身来,依然犟在原地。

“如果你摔倒了,我不仅要背着你,你还挂彩了,我会更加担心你,而且你看,桌布只有一块,我们只能一个人使用它,如果我背着你,你可以替我撑着桌布,我们谁都不会继续被雨淋湿,是不是更划算?”Nigel循循善诱,Adam盯着他片刻,终于贴上他后背。

 

远处又是一阵电闪雷鸣,雨水没完没了的顺着他脖子灌进他衣领里,Adam微弱的呼吸喷在他颈后,防水布料罩在两个人头上。野外求生并非黑帮大佬的强项,然而在无尽的滂沱大雨之中,四周一切都蒙上令人心慌的暗灰色,脚下的灌木丛混着泥泞,眼前的荒僻景致好像未曾变化过,绵延的坡地被雨水冲刷出赤裸的坚石,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边炸开,在这夏末的午后,所有人都离他们无限遥远的地方,只有Adam贴在他后背上的心跳声给予他无限的安慰。

 

Nigel小心踩实了每一步,他身上的旧伤一到雨天就痛得抽搐,他没烟可点,只好试着问Adam一些他从前非常疲于应对的问题好转移注意力,比如星系,比如数字、粒子什么的。Adam拿出天文馆讲解员的专业素养,一路叨叨絮絮,雨声清晰,伴随着疼痛和背上踏实的份量,Nigel眯着眼睛缓慢前进,恨不能在眼皮上安装雨刮器。Adam讲到无话可讲,而Nigel再也问不出更多的名词,他们静静聆听彼此沉重的呼吸,也不知道过了多久,Adam把头埋在Nigel肩头,说对不起。 

 

在Adam的逻辑里,对不起好像和道歉无关,有时候他并不真的知道哪儿错了,但当人们需要他这么说的时候,他就会这么说,这可能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主动开口道歉,尽管他依然不知道盘桓在心头的情绪缘何而来,是不是叫歉疚、或者感激、或者担心或者别的什么,但他到底还能区分什么是难过,也不知道是为自己难过,或者因为担心Nigel难过而难过。他把自己绕在一堆他非常不擅长的东西里,冲口而出一句对不起,然而一道闪电在他们头顶划开,雷声隆隆,Nigel失聪了片刻。

 

他们在暴雨开始夹杂着冰雹以前到达山顶,这大概花去他们四十分钟的时间,山顶上是一望无垠的平野,以及远处更加高耸的山脉,周围一片长势良好的阔叶落叶林,树叶在暴雨中噼里啪啦响成一片,他把Adam放下来,接过登山包,手脚麻利的取出支架和扣钉搭起简易帐篷,他在Adam的讲解下初次操作,真庆幸这活儿并不困难,Adam忠诚的用桌布罩在Nigel上方,周围越发昏沉,分不清是因为傍晚来临还是天气所致。Nigel抱着Adam躲进搭好的帐篷里,平野上的风卷着雨水吹开并不牢固的门帘,尽管如此,帐篷内的情况到底还是比草行露宿强得多。他坐在细软的草坪上,脱下冲锋外套,发现连里头的T恤都已经淋透了,只好光着膀子,又翻出毛毯帮Adam擦头发,Adam缩在他怀里,冻得瑟瑟发抖,他亲亲Adam脸颊和耳朵,又去亲他哆嗦得发白的唇,

“听着宝贝儿,我们恐怕还得在这儿多待一会儿,这雨没那么快停,你想吃点东西吗?”他庆幸Adam身上的短T是干燥的。包里有他们原本的速食晚餐,恒温水壶里的水依然温热。他们喝过水啃了些饼干。他考虑掏出睡袋让Adam钻进去暖和点,Adam拒绝了他,不知道为何,为他忙前忙后的Nigel让他觉得非常难为情。 

 

他老老实实靠在Nigel怀里,雨水叮叮咚咚的拍打着他头顶上方的挡雨棚,他盯着卷帘上通风的窗纱,一阵雨丝顺风飘进来,喷在他脸上,他胡乱拿毯子擦了把脸。

“我们会在雨停后下山吗?”这场雨会下多久呢?Adam有些担心,帐篷的防水涂层是PU800mm,能够承受一阵子的中到大雨,如果这场雨下到半夜、甚至第二天早上,那好像有点危险。

“山区的雨来得猛去得也快,不要担心”Nigel也不太确定,至少这场雨已经下了两个多小时,并且完全没有消停的迹象。

Adam没再说话,他干巴巴的问完有头没尾的问题后,就又陷入日常的沉默里。又过了几分钟,他开口道,

“如果没有你,我还是会一个人来看星星的,那就太糟糕了。”他没有说谢谢,他不知觉表达了感谢的意思。

Nigel依然执着的帮Adam擦拭一头纠结的卷毛,帐篷外的大雨稀里哗啦的下,帐内外的温差凝结成水蒸气挂在帐壁上,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潮湿的空气让Adam的呼吸变得有些黏糊,即便Adam什么也没说,那全心依赖着他的模样也叫人欢喜。 

 

Nigel亲着他卷发和颈后,慢慢蹭到他锁骨边缘,然后轻轻扭过Adam下巴,改去啄他嘴角。尽管他脾气不太好,耐性也很差,不过在被恋人需要的时候,这位泊岸的浪子总会对恋人展现无限的爱心与眷顾之情。
Adam小心侧过身子,方便Nigel碰触他更多地方,他扑朔着一双大眼睛,嘴巴和Nigel的粘在一起,Nigel抬手刷过他睫毛,他顺从的阖上眼睑,然后在Nigel四处摸索的掌心下抖得像一只落入陷阱的猎物。
这本来应该是个充满安抚意味的吻,但Adam反应完全不是那么回事,Nigel不过啃咬了他唇瓣、吸吮了他舌尖、又好心地收缴了他的唾液和空气,他便挺起下身在Nigel怀里磨蹭起来,隆起的布料显示他情动得厉害,他经验贫瘠,对矜持从没概念,以至总是一点就着,且迅速燃烧。Nigel看看他脸又看看他绷紧的裤头,万分冤枉地感慨,真不知道自己是捡到宝还是活受罪。
当Nigel的手覆上Adam双腿中间时候,Adam下意识的也握住Nigel相同的部位。

Nigel有种被草食性动物捕获的错觉。
 
狭窄空间里似乎有不一样的情绪在瞬息间浑浊起来。 

 
 

戳这里

 
 

大雨如注,风在树梢,他们以一个非常原始的姿势紧紧依偎在一起,等待风雨离去。 

 

潺潺的雨声持续到深夜,Nigel重新修整了帐篷,然后搬出双人睡袋把Adam塞进去,他们没有带新的衣物,只好光着身子挤在睡袋里,Nigel捻弄着Adam一小撮卷毛,经历一番震天撼地的折腾,Adam看起来已经快睡着了,却强撑着眼皮陪兴奋过度以至睡不着的Nigel聊天,从宇宙大爆炸讲到黑洞讲到星际穿越(硬广!)。Nigel难得没有嫌他烦,甚至主动要他多说一些,Adam很感动,可是他也真的很困。

在他阖着眼皮第三遍科普今晚的流星暴活动周期时候Niel福至心灵,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你其实只想带我来吧”如果没有Nigel,以Adam的行为能力根本不可能独自露宿野外。

“……”

“为什么想带我来看流星呢,根据我们从前的交谈记录来看,我可实在称不上一个天文爱好者啊”

Nigel有时候很浪漫,有时候又很不浪漫,至少他不是一个会为了爱人培养兴趣的人。他对于Adam能说出那么多星星的位置和差异十分服气,然而每晚的夜空对他而言没有区别,他只对自己掌心里的这一颗感兴趣。

“来天文馆参观的孩子们说对着流星许愿可以成真,虽然并没有统计学上的……呃,我是说,我、虽然对许愿没有什么兴趣,但我想跟你一起看。”

“孩子们真可爱”黑帮大佬说着言不由衷的话,顺口问他,

“也许你可以试着许个心愿,有没有流星都无所谓”反正我会实现它。

“不…我没有什么心愿”Adam抬头望进Nigel眼里,他现在已经不能更好、更完整了。随着Nigel闯入他的生活,为他撵去麻烦,又为他制造麻烦,循环再往复,而Adam并不讨厌,他就这么被包裹、被填满,涌动在四肢百骸的温情与爱意超过了荷载,已不能承受更多。

“所以我们今天驱车横跨大半个纽约州,就为了来看一场没有心愿的流星雨,”Nigel笑他,

“等你攒够了假期,也许我们可以去耶洛奈夫看极光。”以Adam的情商大概是不可能把话题延展到询问对方是否有什么愿望这层面上来的,幸亏Nigel和他一样,别无所求。

非要说有什么憧憬的话,也好像已经实现了。

“真的吗?你对我太好了Nigel!”Adam眼睛一瞬间被点亮,睡意全无。

“那就好好报答我”内只不老实的爪子开始在睡袋里作乱。

“才、才不”

“还敢顶嘴,给我过来”

“别摸……啊!别、别摸了……” 

 

到了后半夜山雨渐歇,睡袋里的俩人早就睡死过去,Adam的电子腕表却非常忠诚的在设定好的时间响了起来,一听到闹铃Adam迅速爬起身来穿衣服,Nigel拦都拦不住,雨虽然停了,但夜晚的山风又冷又冻,他抖落外套上未干的水珠披在Adam身上,两个人爬出帐篷外坐等黎明前的流星暴。

 

“这场流星暴的活动周期是30年,Nigel,30年前我才刚出生,但我希望30年后我们还可以来看第二次。”Adam回望他,褐色的卷发随风摆动,大大的眼睛里星光闪烁,这大概是Nigel听过的最浪漫的情话了。 

 

起先是零星的一两颗,稍微眨眼就不见了,接着越来越多的流星划过夜空,Nigel活了30多岁,凭借特殊职业经历过许多事故和故事,却从未经历过流星,那确实很美丽、很可爱,他盯着Adam兴奋的脸,非常庆幸自己没有错过生命中的星光。 

 

-END-

 

所以下次的肉就是在黄刀的暴风雪中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惹!【什么仇【别信

 
 
评论(16)
 
 
热度(87)
  1. AlecNights永远的草莓地 转载了此文字
  2. ASKI_Valar_morghulis_大魔王永远的草莓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