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甲方(下)

一个讲节操守性欲的甲方……说今天更完……就一定更完。

--------------

没过多久阿拉娜被院长钦点去汉尼拔所在集团的5星级酒店项目做方案设计,对于一个年轻建筑师而言能设计星级酒店项目是件梦寐以求的事情,虽然项目远在另一遥远城市,但任何一个有理想有抱负人美三观正的建筑师都不会因为这点小问题而犹豫。据说这笔交易是汉尼拔在集团里力荐了阿拉娜的方案能力。阿拉娜实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在汉尼拔面前展现过方案设计水平,那位老总在那晚送她回家之前甚至都不认得她,而她给汉尼拔项目做的住宅方案全靠强排,丑不拉几,密度高绿化少,只剩光秃秃的利润率。

 

就这么磨蹭着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办公室已经完全是放假气氛,工地没开工图纸也就不着急审,只剩几个户型方案改来改去消磨时间,汉尼拔偶尔给他发短信,天下大多老总都没有发短信的闲情逸致,总是一两句话干巴巴的问威尔在干嘛吃饭没,威尔也不回他,怕回了自己还得眼巴巴的再等着对方回过来,他的矜持完全表现在奇怪而又脆弱的地方。空暇多了以后威尔胡思乱想的时候也跟着多了,一直到有一天他在家捧着马克杯突然开始琢磨来年要不要跳槽去甲方。而跳槽的唯一原因是脑海里内张总是用一脸刻薄相做下流事的甲方老总的脸。

 

要知道去甲方上班是他出自娘胎三十多年来从未考虑的事情。

 

他没想过去甲方,是诚心诚意觉得待设计院挺好的,潜意识里他也知道自己不适合甲方那种环境,也许过几年他能混上个总工,现在的总工杰克不遗余力的提拔他,就指望他能接替自己的位置,更好一点也许退休前他能当个副院长,领着丰厚的退休金养老送终。

 

威尔是个什么样的设计师呢,他上学时候家境不好,父亲是个打散工的船夫,他努力上学,考了个当地最好学校的最好专业,大学时候他们那个专业好多同学都出国留学去了,他没钱,乖乖在本校念研究生,两年时间考完9门一注,出来以后到设计院里从绘图员开始干,刚开始第一年他拿的工资可能还不如他研究生时候拿补贴和家教的钱多,所里按面积算绩效,他分到的项目总是那种变更巨多的,一年下来实际产出就少得可怜。

 

像杜女士内样的设计师生涯是他梦寐以求的,杜女士在地产界颇有名气,反正从小留洋,在那种特别浪漫知名的建筑学府里跟着只有著名学术期刊上才看得到名字的导师做方案,培养了非常优秀的品位,进甲方以前她待的设计院方案费都是五六百一平米的算的,跟威尔这种一年到头做施工图拿每平方三四十块钱还得跟甲方讨价还价的根本不是一个世界。

 

如果没有遇到汉尼拔,他想,他大概会趁什么时候不太忙了,让杰克给他介绍个姑娘,这事儿杰克都提过好几回了,每次都是他给忙忘了。他想,他未来妻子可能是个有点儿笨(因为他也不聪明啊)、话不多(这样就不会嫌威尔话不多)但是俩人真心实意为对方好的那种普通姑娘,他们一起逛街吃饭,节假日买点礼物,威尔下班回来时候她说饭菜已经做好啦,然后发现忘记插上电饭煲电源,威尔会笑她笨,然后说今天正好发了工资了,我们一起去外头吃吧。*再往后一点呢,他们可能会有个白胖的孩子,他的妻子会从一个有点笨的小女人变成一个无所畏惧又开始有点挑剔的母亲,她会从原本躲在威尔身后的位置站出来和威尔并肩,陪着他共同守护一个家庭,但也不再允许威尔把流浪狗狗捡回家,在晚餐过后,威尔带着他们的孩子出门散步,他和他的孩子一起偷偷喂那些流浪动物,并相约保守秘密不让妈妈知道,路过当年谈恋爱时候的公园,威尔可能还会跟他的孩子讲讲爸爸妈妈年轻时候那点算不上故事的故事。

 

如果没有遇到汉尼拔,这是威尔能为自己奢想的,最好最好的一生。

 

挨到临放假的前两天,威尔手机收到一笔入账通知,好几个零的巨款差点把威尔震成傻逼,他愣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汉尼拔之前说过的年终奖,他怕自己眼花,赶紧又来回数了几遍0,靠,万恶的开发商,威尔赶紧打电话给汉尼拔,“这数目够我买下给你内高端项目设计的滨海独栋别墅了,你们开发商都这么穷奢极欲吗?”他还在盘算院里发的奖金够不够他换一部结实点的大众高尔夫呢。

 

汉尼拔不理他茬,反倒让他今晚早点回家。总裁大人开完集团年会载誉而归,想身体力行犒劳一下帮他拿了设计奖的所长先生。

 

仅剩两天的工作日办公室到了下午早就没人了,威尔东摸摸西摸摸的,把手头零碎的工作都捣实了一遍,甚至还给同事办公桌上的盆栽浇了水,眼瞅着就到下班时间了,放在往年威尔也不是这么有节操的人,他甚至还修改了一下文本上的设计总说明,加个标点符号什么的(这类玩意儿就跟入党申请书似的,套着格式来的,八百年换汤不换药)。到了五点三刻,他起身倒水、喝水、上厕所,数着秒针,盯着墙上挂钟一直到分针指向12时针指向6,才飞快拎起包冲进电梯。

 

幸亏汉尼拔没让他在家里这么折腾一遍,因为威尔车刚开到能远远看见自家房子的路上,就看到自家房子边上停着一辆万恶的宾利。

 

“我总忘记问你要钥匙”汉尼拔大言不惭,威尔给他开了门把他让进屋里,正要转身回嘴呢,就被堵了个瓷实,那一点也不温柔的吻带着浓烈的思念,距离他俩上一次苟且也就一个礼拜以前,总裁大人自制力有所下降,想想真是有些不甘心,下嘴啃得越发没轻没重,威尔吃痛推他,他捉住威尔胳膊甩自己颈后,将威尔打横抱起走去卧室,幸亏威尔房子小卧室近,总裁大人精心保养的腰肌有更重要的用途,不能浪费在耍帅上。待俩人一块儿摔进床铺里,迎接威尔的又是一阵劈头盖脸的亲吻,这家伙怎么跟自家养的狗一个德性,威尔好容易拉开点距离,趁嘴巴再次被占领前赶紧开口,

“你昨天晚上在哪儿”威尔气喘吁吁地问,
“在集团开会”汉尼拔挑挑眉,对这展开有点莫名,
“前天晚上呢”
“和副市长吃饭”
那大前天呢?大大前天呢?威尔说,“如果我每天这么问你呢”
“那我就每天回答你”
“你会不会有一天对我说谎?”
“不会,我会力保我们之间的诚实,因为我也这么要求你。”
“……”
“问完了?问完该我问你了”汉尼拔从容不迫扯了扯领带,威尔于无声中咽了咽唾沫,为接下来的肉搏战做准备。
“为什么想知道我每天晚上在哪儿?”
“……”
“为什么担心我说谎?”
“……”
“威尔,你想要什么?说出来,我就给你。”操,这家伙怎么把情话讲得跟开黄腔似的,威尔被逗乐了。
他回了个足够长的吻,长到汉尼拔剥下他衬衣,解开他皮扣,他也投桃报李的撕汉尼拔的西装三件套。
待两人赤裸着滚进床单里,汉尼拔拢了拢威尔一头的卷毛,那直视的目光叫威尔羞愧万分,他眼神闪烁,从汉尼拔的嘴唇到喉结来回漂移,直到汉尼拔扯住他发梢强迫他看进对方眼底。

 

戳这里:http://ww3.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xpclipj30ic5if7wh.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

 

写到这里本来就该完结了,想起小PA说想看设计职业AU结果又被我写成台言了,补个段几。

汉尼拔盯着投影仪上的总平图看了半天,摁了座机给秘书“叫贝德莉娅过来”
“这条消防道是怎么回事”
“按规范每个小区必须配置消防环道,依您的方案要求,全低密度户型的地块容积率要达到1.0只能把消防环道砍掉一半,剩下一半接到市政道路上,把市政道路纳为环道一部分”
“…这谁的主意”
“威尔格雷厄姆”
…不错嘛越来越有甲方视角了,连市政道路的主意都敢打。总裁大人心猿意马,想着干脆把这小子挖到自己手下来算了,还能全天候服侍,就是谁服侍谁不好说。
“不过他说了,是否可行必须我们和消防大队沟通好,否则五方验收时候他是不会签字的”
啧,小王八蛋。
“啊,是我的主意,其实就你那全低密度还1.0容积率的疯狂想法,就算我勉强把容积率干上去,建筑密度也是包超的,估计超了土地出让文件里规定的1/3不止,想好怎么跟规划局公关没。”晚上到家威尔穿着居家服站在浴室盥洗台前边刷牙边说着,汉尼拔喝多了,挂在他身后,下手没轻没重的,这会儿正拿爪子探进威尔衣领里掐他胸口,威尔扭过头来蹭他一脸牙膏沫。
这家伙每次和总包应酬回来都戾气重得狠。
“你把总平上的建筑图块缩小,绿化图块放大,指标按规定照抄。剩下的我去搞定,记得专家评审会上别说漏嘴。”
“啊…那我可不盖出图章”
“行,我去跟你们院长沟通”
“操又拿领导压我”
其实汉尼拔本想说不就一萝卜章的事,怕所长大人暴跳如雷,他们公司除了政府的章不敢这么干哪个乙方的章没有啊,真是。
汉尼拔一把把他抱上盥洗台,睡衣推到胸口就开始啃那两点,
“烦你…台面都是水,裤子都湿了”
“湿了就脱下来”
“啊冷…”
“过会儿有你热的”
“不要,别在这里,灯光太亮了”
汉尼拔解开领带蒙住威尔眼睛。
“现在,动给我看看?”虽然用的是询问的口气,然而汉尼拔已经握着威尔的手去碰那暴露在空气里,正微微抬着头的器官了。

 

戳这里:http://ww2.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xctif0j30ic35xwzj.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END-

-----------

 

*避税是真的,我老总抱怨奖金打老婆卡上真他妈还不如交税呢【。

*《最终兵器彼女》修次:你准备饭菜…但因为动作慢只做好一半,浴室的水也没放好。更惨的是,你还忘了按电饭煲的按钮。我说真拿你没办法…今天领了薪水,干脆就到外面吃吧…带着孩子一起去吃好吃的饭店…到那时…路上再也没有自卫队,我们吃完饭后,很自然地走到这里来…对不起…我们还说…真怀念年轻的时候…可能还会亲热一下…我们笑着说当时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辛苦…因为我们也像现在这样拥有彼此。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