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甲方(中)

过年北上去仓鼠太太家,本来是要展开灵与肉的深入交流的……结果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大口EC安利……以至于回来后每天窝在被窝里看EC肉文……错过了春节、错过了情人节、错过了季几生日……赶在正月15结束以前来一发谢罪!我保证今天更完!汪汪汪!!

------------

 

大清早威尔是被汉尼拔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迷蒙间瞥了眼被垂帘遮挡的落地窗,尚未有晨曦自边缘透出,他又扭头看了眼数字钟,不到六点,枕边的家伙接起电话嗯哼作答,好像怕吵醒他似的迅速挂了电话又躺回来,亲了亲威尔裸露的肩头再拉高被子。

“这么忙?才几点就有人找。”威尔口齿不清的嘟囔。

“快年底了工地闹事的多,堵现场不让土方车开进去。”

施工方发不出钱来给民工回家过年的理由通常是甲方没给钱所以他们也没钱,工人也不管个中啥关系,逼急了就来堵现场堵售楼处,每年年尾总有几天闹得很难看。

“那你过去能有什么用。”

“没用,所以不去,多睡会儿。”他轻轻柔柔的摩挲威尔卷毛,拿爪子盖住威尔眼睑。威尔整个人被汉尼拔捂在怀里,怪别扭的,又舍不得躲开,他还困着,懒得跟自己的节操做斗争,爱咋咋地,千金难买我乐意,这么想着又往身边的热源挪过去一点。

 

戳链接:http://ww1.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ufcdsaj30ic1wxdst.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威尔差点就迟到了,到了办公室时候简直是拖着腿走进去的,开完例会安排完年前节点,汉尼拔一个电话拨进来,威尔可没存项目总号码,因为他职级也不到那份上,讨钱催债的事情都是副院长去沟通。

“是我”电话那端传来万恶之源的声音,威尔一听心虚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起身离开座位边走边口气不善问他什么事儿。

“你银行卡号多少?”

“你要干嘛”威尔内心警铃大作,这家伙不会是想付钱吧,操你以为你谁。

“集团发年终奖,财务部正帮我避税呢”

“……啥”威尔有听没有懂。

“财务部让我们几个项目总把合法伴侣的卡号提交上去,年终奖打伴侣卡上,能省很多个税。”

啊,哦。威尔乖乖报了卡号,对方不忘揶揄“到时候记得还我啊。”

“想得美。”

 

一整个上午威尔都处在傻乐的状态,他说服季几是因为天上掉下来的奖金而不是内个词儿,合法伴侣什么的,去你妈的,所长在座位发出诡笑,手下几个设计师盯着他后背脚的办公室气氛怪阴森的。

 

午间时间威尔跟电气所长普赖斯在食堂吃饭,给排水专业的泽勒坐过来正给俩人科普上周参加施工方组织的尾牙,种种不堪节目细节搞得威尔胃口尽失,正要端起盘子走人呢,就听泽勒说开发商那边的老大也去了,把全场气氛推向顶峰,泽勒啧啧感叹,真不愧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啊,临危不惧,什么玩法都敢碰云云。平常甲方的花边新闻威尔左耳进右耳出,从不在意,听到这里他是彻底吃不下饭了,尽管身为一个男人他应该表现出灵肉分离的择偶观,然而事实上他就不是这样的人,早上的好心情烟消云散,下午时间他对着大样详图神游太空,心头的乌云不断堆积,整个办公室弥漫山雨欲来的气势,到了下班点他大手一挥让设计师们按时闪人,自个儿坐在办公室一会儿修修详图一会儿改改平立剖,他可不是那种自寻苦恼的人,与其瞎琢磨不如让自个儿忙起来,他痛恨自己的小媳妇心态,更痛恨那个吃人不吐骨的王八蛋。

 

到了年底尾牙多同学会也多,又过了两周威尔接到大学同学会邀请,这期间汉尼拔没再来找他,这事儿理性上说的通,哪个公司年底不忙呢,听杜女士透露过集团内部每年都要搞几个设计奖成本奖工程质量奖之类的玩意儿,威尔每天又要赶新项目进度又要安排人手配合杜女士整理参评资料,汉尼拔手下好几个项目都是集团最赚钱的,拿奖金机会很大。

 

理性归理性,就这么两周连个电话都没有也怪让威尔不舒服的,两周以前他还想着怎么质问汉尼拔又怎么跟他抬杠呢,两周下来他渐渐也没这心思了,他一个所长也不是养在深闺无所事事的小姑娘,所里一天一小会院里三天一大会,都在卯着劲头为KPI做最后冲刺。

 

同学会订在两周以后,他去问阿拉娜到时候要不要结伴搭车,怕开了车过去不方便喝酒,方案所所长阿拉娜是他大学加研究生同学,自信又能干的阿拉娜是全院所有男人和部分女人的梦中情人。却唯独和建筑一所的威尔过从甚密,本来大家都当他俩是一对了,几年下来见他们依然没啥进展也就渐渐不再调侃。

 

同学会那天大家挤在包厢里热热闹闹的吃着火锅,威尔大学时候没什么好人缘,刚毕业那几年的同学会都是阿拉娜推着他去的,后来发觉在场也没人留意他,至少没挨上来勾着肩找威尔忆苦思甜递名片什么的(他真怕自己叫不出人家名字),几次下来他对这场面总算放了戒心,愉快的跟阿拉娜坐在边上摇骰子罚酒。就这么几个回合下来人们红光满面的脸在白雾里变得不太真切,只有威尔那双大眼睛依然清醒得叫人难过。弗雷迪劳兹推开旁人坐过来他边上,弗雷迪劳兹是他本科同窗,她是那种一毕业就直奔甲方单位的设计师,虽然在校时候成绩不算太好,但混甲方靠的从来不是学术路子,那种野心蓬勃的圈子也符合她的性格,她跟威尔关系不赖,是威尔第二个叫得出名字的女同学。

 

虽然联系不多,但每逢同学会他俩还是会凑在一块儿唠嗑业内花边新闻,这会儿弗雷迪劳兹点着烟跟威尔八卦自己部门几个新来的高校毕业生。

“都是全国名牌高校里挑出来的高材生,有点姿色的没几个月就被项目总包下”

“现在年轻姑娘这么实际?”

“哪啊,就是太不实际了,出社会遇到所谓成功男士的求爱就真当自己有多特别了,都以为自己是这男人最后一个真爱。我们那项目总包养过多少情妇了,我手下那刚毕业的姑娘表面一副认清现实绝不上当的样子,背地里还是忍不住幻想,项目总说要为了她离婚,她居然巴巴的跑来问我怎么办,我看她平常也不像傻逼啊,所以啊,红尘俗世自以为看得再透,遇到自己这关还是得栽。”

……明明谈论的话题跟他没啥关系,威尔还是觉得有颗汗珠顺着额角滑了下来,啊,包厢真是太热了。

“你现在负责的哪个项目?”见威尔没作答,弗雷迪劳兹当他天生词穷,好心换了个让威尔能接茬的话题。

“啊,汉尼拔底下的内个填海项目”

“哇你中头奖了”

“……他业界评价还行”

“你知道我是不管业界评价的,就说八卦新闻里,这男人一点绯闻都没有”

“这不挺好的”威尔尴尬笑笑。

“你怎么会天真到相信一个地产界风云总裁会真的没有一点八卦?唯一可能是他有那魄力和胆识把一切负面消息斩草除根。混迹江湖,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比一个有明显缺憾的人可怕多了。指不定背后杀人放火强奸什么都干过呢。”

 

……强奸两个字让威尔抖了抖指尖,他下意识攥紧杯子一饮而尽。

“喂那是我的白酒……!”

 

汉尼拔坐车里,看着街对面餐馆外那卷毛所长和一端庄女士站在路边拦车,大冬天的夜班车不好等,俩人在寒风里站了一会儿,卷毛所长好似不胜酒力一个趔趄栽在对方怀里,再挣扎着直起身子,然后扯下围巾围在女士脖子上,那好看的笑靥可从没对自己展露过。

汉尼拔对司机使了个眼色,司机下了车走到对面,然后帮阿拉娜搀着威尔上了宾利,汉尼拔一手抱住威尔,示意阿拉娜坐到副驾座去,“我认得这位所长的住所,先送您回去。年轻女士可不好太晚回家。”阿拉娜谢过老总好意,又跟汉尼拔唠叨威尔今晚的失态,不忘把威尔的能力和业绩夸赞了一遍,言下之意这小所长可是院里的头牌,还请甲方老总您小心点差使。汉尼拔手指在小所长内酡红的脸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一面套话一面感叹真是一位又热情又护短的好闺蜜。

 

到了家汉尼拔推开车门问他能自己走路不,威尔从汉尼拔怀里坐起来,眯着眼看了汉尼拔一会儿,无声息的下了车,汉尼拔跟在他身后挥手让司机回去,进了屋子威尔直奔浴室,一阵噼里啪啦瓶瓶罐罐翻倒的动静后响起了花洒的出水声,汉尼拔脱下外套走到厨房烧了水泡了茶,回到客厅给狗狗们倒了狗粮又坐沙发等了半小时后去敲浴室的门,没人应,他推门进去,威尔正跌坐在浴室里,衣衫半解,花洒的水源源不断的淋下来,带着冷却后的冰凉。这他妈一个同学会就能喝成这样,以往每年的年会都怎么过来的,汉尼拔觉得有必要在他清醒后好好盘问一番。眼下他把水阀关上,将威尔身上湿透的衣服剥下来,取了干净毛巾裹紧醉汉丢到卧室床上。


折腾完汉尼拔抬手看了眼腕表已是后半夜,他坐在床脚地毯上捋了捋额前的碎发,他在总部开会到晚八点,本来应该隔天再飞,临时改了航班提前回来就想见缝插针的挤点时间看看威尔,拜托总裁都很忙的好吗,打个炮都得掐着点来的,这家伙居然让他等到大半夜,还醉成这样儿。真应该好好修理一顿这个欠教训的乙方。 

 

戳这里:http://ww1.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uc93sbj30ic42x1kx.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第二天醒来威尔头疼欲裂,昨晚一场酣畅淋漓的床事碎成拼不起来的片段,汉尼拔早就走了,他一大早还得上国土局办事,心想来日方长,回头再收拾内喝酒误事的小王八蛋。

TBC.

 
 
评论(2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