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甲方(上)

国产AU/雷文

严重OOC,因为人家本来想写奶酒和威尔的,最后还是舍不得老汉,真舍不得啊,茶杯怎么能给别人呢,嘤嘤嘤(好了赶脚我的凹杯计划要胎死腹中了)。

强制H有。跟pa总说会给肉加餐,结果说完我又睡过去了……嫑怕我们有下一章!【下章就完结

 

设计院所长威尔(建筑)

甲方项目总汉尼拔

 

总工杰克带着新项目来找威尔时候,威尔的右眼皮正因为某种预知而不停狂跳。

 

虽然遭遇的变态甲方很多,但没有谁像汉尼拔这样在业界中如雷贯耳。

 

比起一般的三边工程,汉尼拔管辖的项目开发模式是个翻花绳级别。

 

体量大,速度快,要求多,屡屡触碰行规,玩尽花样打擦边球,别说是跟他合作的乙方,就是他手下的员工也是叫苦不迭,为了超额完成集团指标,在拿地阶段,汉尼拔一边让总包单位单位召集地痞流氓驱赶钉子户,一边和政府里应外合,在媒体上痛斥施工方丧尽天良,并为开发商未能有效制止暴力事件的发生深表歉意。

 

每清理出一寸土地,汉尼拔又下令岩土院立刻扑上,布井打孔勘探测量,以最快速度最差质量出具初勘报告,直接交由设计院结构所布置桩基点位。

 

结构先行的模式搞得威尔狼狈不堪,方案尚未敲定,详勘报告三个月以后,而威尔已经要为拿到审查合格证开始着手建筑专业的阴阳图,人穷志短,何况所长家还有7只狗狗要养。

 

尽管汉尼拔在工作上表现出强大的控制欲和急功好利,然而方案设计出身的汉尼拔自诩品位卓越,向来是瞧不起施工图设计院的方案能力的。当然,那是在专家评审会尚未召开,他还未曾召见那位卷毛所长的时候。

 

类似专家评审会这类走形式的政府会议汉尼拔原本无需亲临,交给自家设计部的杜女士坐镇负责、开发部富兰克林塞红包即可。

 

当天为与市长就某交易进行详细部署,汉尼拔出现在与规划局相邻的市政厅。威尔带着手下正抱着一累方案文本从市政厅大门走进,在一同搭乘电梯的空当,西装革履的汉尼拔瞥了眼那堆文本,发现上头印着自家项目名字,再顺着文本往上瞅了眼抱着文本的卷毛工装男。

 

彼时威尔在杰克叮嘱下特意刮干净胡渣,摘了眼镜,致力于在专家老头面前表现机灵聪慧的一面。

 

…这家设计院也太不靠谱了吧就派个刚毕业的小子负责方案介绍?回头扣钱。

 

这么腹诽着电梯到了,汉尼拔大踏步走出,威尔和几个小弟总算从那窒息的香水味里解脱。

 

打扮得辣么人模狗样必定开发商无疑,辣鸡,败类,万恶之源。

 

一直到集团启动会前夕,汉尼拔为启动会PPT折磨了建筑所几天几夜,眼看手下兄弟们有的新婚有的刚当爹却有家不能回,护犊心切的所长应杜女士压榨亲自坐在甲方售楼部的办公室里熬夜改PPT。

 

无论你是建筑结构暖通电气给排水,也不管你是甲方监理总包地勘设计院,各行各业万变不离其宗,最后都会以做PPT为生。

杜女士这会儿边开着笔电看电影边吧嗒两口烟,跟威尔有一句没一句的唠嗑甲方设计部如何之不好混自己连日来如何通宵加班,威尔边颗颗边改图,尼玛,你熬夜监工指头都不动一个,还不是就在一旁干晾着。

 

到了半夜1点多汉尼拔从外头回来,他这是刚下的灰机,不得不说汉尼拔虽然对别人狠变态,但那完全是因为他对自己也足够变态,刚到总部跟一帮大佬们开完会又立刻奔回项目,一刻都不多耽误,下了灰机一点多也没回公寓,直接又杀回项目部批这几天攒下来的现场签证。

 

办公室就俩人,杜女士站起来介绍这是设计院建筑所所长,威尔瞧着那熟悉的格纹西装硬着头皮说您好,汉尼拔打量了一会儿才想起是市政厅见到的内个,不怪善于鉴物识人的汉尼拔没能认出来,这会儿所长胡子邋遢卷毛翻翘,戴着副黑框眼镜挂着俩大大的黑眼圈,一扫初遇时候内小白模样,汉尼拔点点头问PPT改得咋样了,威尔转过显示屏跟他介绍,先是项目分析然后地块规划然后产品配比最后户型介绍,这都套着模式来的,就是最后户型介绍那儿根本是扯淡,他们连总平都还在跟规划局磨蹭,户型完全不成熟。

 

不得不说威尔是个在细节上相当粗糙的人,好在汉尼拔内龟毛主义名声在外所以他这回做得格外工整,汉尼拔扫了几页脚的版面没啥问题,不禁抬头多看了威尔一眼,威尔跟他视线相撞,不自然的扶了下镜框又低头改图,就是鼠标不知往哪儿点,他快窒息在汉尼拔内身古龙水里了,这家伙鼻子失灵吗这味也太大了。

 

汉尼拔让杜女士先回去休息,顺便给所长安排个酒店住下,然后自个儿回项目总办公室批文件,威尔还想明天一早回设计院呢,车都给开来就停售楼处下面,他不是不敢拂了项目总好意,但想想明天回去了指不定还得被叫回来修改,也就没吭声了。

 

熬到早上六点钟,威尔给PPT润完色,决定给项目总过一下,他去敲项目总的门,里头说进来,他进去后没多张望,找了个会客的位置端着笔电跟项目总一页一页的过PPT。

 

要说不惊讶是假的,他没想到项目总也一宿没睡,这售楼处当时是他们院里另一个所长负责的,他知道房间里该有个小休息室,本来还想要是项目总睡了他就去酒店歇会儿来着。

 

威尔一页一页的讲,汉尼拔居然还能像刚起床一样听得全神贯注眉间紧蹙,时不时的提出修改意见,威尔打开list一条条记录,俩人配合起来倒也不尴尬,沟通顺畅零障碍,到这里威尔也算有点欣赏这位项目总,提的问题都在点上,要求明确不含糊,完全的甲方视角,着重了几个利润最大化的修改点,威尔也搬出规范阐明可行性,俩人就条文上是“禁止”还是“不宜”、省规和地方红头文件有无交叉、现场结构能否微调等等等过了两三招,各自对彼此实力也算有点基本概念。

威尔工作这几年从绘图员爬到所长位置,能力自然有,职场政治也多少摸了点儿,比方他提给自家领导或者甲方的东西,从来不会做得十全十美,领导嘛,甲方嘛,不留点儿修改余地让他们提意见怎么行,有时候做得太全面,还特别容易遭到全盘推翻从头再来的歹运,故而他交给汉尼拔的东西,多少有点瑕疵,然而那点不足挂齿的瑕疵却全然不在汉尼拔眼里,汉尼拔是那种谈话十分钟就能吸引你全部注意力的天生演讲家,观点立场口才学识一样不缺,判断力自然在一般人之上,威尔那点小心机在他看来都不算事儿。

 

投影仪总算播放到最后一页,汉尼拔站起身来说今天就先这样吧你回酒店睡一觉,下午再过来。威尔还没从高密度的思维运转中缓过神来,满脑子方案修改的细节,胡乱点头,客套话也不想多说。汉尼拔看他蔫儿吧唧的样子觉得有点可爱,完全不像个三十多岁的人,倒像二十多岁刚毕业的实习生似的。他走近了一点问威尔要不要一块儿到酒店吃个早餐。威尔一闻到内股古龙水味道就紧脏,一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脸更紧脏了,睫毛乱颤眼神乱瞟,谢过了项目总的好意就想开溜,一脚拌在笔电插线上,唉,五十度黑灰飞的情节降临在可怜的所长身上,幸亏汉尼拔没伸手捞他,而是条件反射后退了一步,威尔也没彻底摔下去,就趔趄了一下,虽然跟浪漫没啥关系但也够尴尬了,汉尼拔越瞧越顺眼。嘛,像汉尼拔这样的人无疑是智性恋,他讨厌笨蛋,这位所长在专业上的涵养足够让汉尼拔欣赏,他可能没啥审美,但汉尼拔身为甲方,本身就处在一个负责杀死审美追求利益的位置,说白了灵性悟性这种东西有时候也可以不从美感上体现,汉尼拔提出的要求,威尔觉得有余地的就继续商量,没有余地的就一口堵死,绝不浪费时间做多余的斡旋,能跟随甲方风格任意变换工作模式,可塑性强,效率又高,总而言之威尔真是一个各方面都非常符合他胃口的伙伴,这个伙伴在工作上是辣么严肃,生活上却笨手笨脚像只胆小的猫鼬,汉尼拔老早就发现了,这家伙不能跟人眼神对视,一跟人对上眼就结巴,思路全断,不得不盯着汉尼拔时候其实都是在盯着自己的镜框,趔趄的那一下威尔的卷毛拂过汉尼拔面庞,蓬松的软软的,挠在汉尼拔鼻端有点痒,又顺着挠进汉尼拔心头,啊,这位项目总也是狠久没有谈恋爱的人了啊。

 

启动会过了以后汉尼拔偶尔想起来还是会琢磨什么时候约上设计院开个会以工作名义见见威尔什么的,但也就这么一想,毕竟项目总是很忙的,又要应付政府又要应付施工单位还要应付集团飞行检查,一直到样板房开放,施工单位请了设计院和甲方一块儿吃饭,汉尼拔才想起已经三四个月没见过那位所长了。

 

以往汉尼拔是不太喜欢跟施工单位应酬,都是一群地痞流氓,叫汉尼拔难以忍受的是为了能镇服地痞流氓他必须摆出更地痞流氓的嘴脸,这帮工地上混的人都不是吃素的,各个豺狼虎豹,讲究的是谁嗓门大谁喝酒快,这类型的角儿多看一眼都糟心。威尔和几个设计师坐在狼窝里,架着眼镜话也不多,畏畏缩缩的,显得特别小白兔,汉尼拔去得晚,进了酒店包厢扫了眼局势,没走到总包经理旁边的空座上,而是让威尔旁边的小设计师给让了个座,挨着威尔坐了下去。

 

挨得近了才发现威尔好像已经喝了不少,脸上泛着红晕,眼角滢光水润,正招不住几个施工单位的小弟劝酒,汉尼拔不动声色,这种场合他作为全场老大怎么可能干替酒这种事,顺便以一句“我一看到X总给我留了个座就知道今晚想走着出去就决不能坐那儿”做开场白,调节了一下气氛四两拨千斤就把座位的事儿给打发了,他酒量自然是不差的,当年为了镇住这帮靠江湖规矩办事的莽夫他是能端起伏特加就干的人,然而他到底是讲究风度的,拼酒这种事追求最少次数最大成效,包厢里这群人里没几个够资格敬他一杯,他漫不经心的吃着菜,自己公司的几个土建工程师正跟总包商量上哪儿去开第二场,他叹口气说自己这几天连续加班,麻烦楼上开个房间他今晚就歇这了。又扫了眼不胜酒力的几个设计院设计师,说给他们也开房间吧,今晚别回去了,最近酒驾查得严。

 

威尔也就带了两三个下属,都是有家室的人,摆摆手说让家人来接就是了,顺便问所长要不要蹭个车,所长脸呆呆的,舌头都撸不直说话,几个施工单位的串缀说你们可以走你们老大可得留下撑场面啊,把几个没经历过这仗势的设计师唬得一愣一愣的,汉尼拔顺水推舟说你们先走吧大不了我让人送他。

 

怎么可能让人送回去。

 

包厢暖气烘得人昏昏欲睡,加上酒精挥发,结账时候威尔已经眯起眼睛小鸡啄米似的点着脑袋,汉尼拔本来就要住酒店里的,这会儿在众人看来可真是好心带上所长进了电梯。

 

刷门卡时候汉尼拔还有点犹豫,怎么港,都混到甲方项目总了,什么下三滥的事情没做过啊,要是普通人汉尼拔也不是没有底气凭借个人魅力拿来下,但这所长,打过一次交道汉尼拔就知道对方是内种特别认死理的人,不来个先斩后奏基本没戏。

 

至于是不是真喜欢,有多喜欢,上过才知道。

 

戳链接:http://ww1.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nrq7mhj30ic56f7wh.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威尔不记得天亮后是怎么回家的,醒来时候对方早已离开,还留着字条让威尔记得到楼下酒店大堂吃早饭,威尔跌跌撞撞出了酒店拦了辆计程车,到了家以后趴盥洗台上干呕了几次没呕出啥,自个儿衣服上还飘着点那混蛋的香水味道,他废了好大功夫说服自己这衣服是去年商场打折买的,没穿过几次,别丢,洗洗就是了。

 

威尔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凭白遇见这种倒霉事情,也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坦然接受,他依然上班、画图、下班、喂狗,在这平静流淌的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在回忆那极度糟糕的夜晚,那是一种不受控制的折磨,每一个大脑空歇下来的片刻那些不堪的画面无孔不入的侵袭他的那原本贫瘠如洗的脑海。

 

幸亏这样的折磨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因为更大的折磨已经悄然来临。

 

样板房验收后紧接着院里又开始忙正式的施工图审查,本来图纸就因为那翻花绳级别的开发模式乱成一团,负责审查的几个老专家又都不是吃素的,杜女士没少上门送东西,打听到审查中心主任好饮酒作乐,就串缀威尔这边带上其他几个专业的所长一块儿去应酬。

 

进了酒店包厢威尔整个人轰的一下,那西装革履的混蛋正坐在主座上,杜女士和富兰克林坐在左右两边,那被他努力塞在角落的记忆碎片再度涌现,细细密密的扎在他四肢百骸,叫他每一步都像走在刀锋上,威尔脑子里想着摔门而去,脚下步伐却随着身边同事们的簇拥向前迈进。

 

整场下来威尔脑子里一片轰鸣,根本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恐怕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因为汉尼拔正发挥他超高的社交技巧将审查中心主任绕得云里雾里还开心得不得了,酒过三巡后那老头也放开了姿态,各种行业内幕夹杂着荤段子在推杯换盏间轮番轰炸在座的听觉和涵养。汉尼拔看看差不多了,邀请主任直奔主题明确的第二场,富兰克林叫了三个年轻姑娘陪老头子玩遛鸟,老头子也是见多了开发商老总,毫不客气的叫汉尼拔一干人留下来继续喝,全场杜女士和富兰克林以及威尔他们几个设计院菜鸟没怎么发挥,本来他们也不是主角,就汉尼拔一个人陪老头子喝干了四支苦艾酒。

 

快散场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过后,给老头子开好房间留下姑娘后汉尼拔脚步踉跄的说已经给自个儿准备好节目不劳主任费心,一干人进了电梯威尔看他内样估计今晚也是走不了了,好心问杜女士有没有给你家老总安排楼上房间,杜女士一脸神秘莫测的笑容抽出房卡,说我和富兰克林先载你这俩兄弟回去,你把我们老总送上房间再自己打车,你没喝酒对吧?威尔觉得头大,他一整晚小心没喝就怕再遭暗算,他可算看清开发商的嘴脸了,内杜女士和内开发部的富兰克林明显知道怎么回事故意套他,他捏着房门卡又羞又恼的直跺脚,想把汉尼拔随便塞给哪个服务生,又担心对方到底位高权重,闹出什么事来他脱不开关系。

 

待他把人连拉带扛的送进房间,直接将对方丢地毯上转身就想跑,反正关好这人别出去祸害人也别被人祸害了就行,他退出房间一拍脑门妈的怎么房卡给带出来了又开了点缝隙要把房卡丢地上,就被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拉进房间,带着酒气的唇就这么堵上来,威尔今晚可没喝酒,他妈的还撂不过一个醉汉吗,正要屈膝痛击对方下腹,汉尼拔倒是先松开爪子退了两步,然后把威尔给带怀里一块儿摔地上。

 

“今晚不动你,陪我一会儿”汉尼拔一手稳稳揽着他后腰一手拂着他后脑勺的发丝“…你这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包装带帆船的那种?”说完为季几贫瘠的幽默感震了震胸腔,威尔懒得理他,说“我把你扶床上去就走了,你自个儿好好歇着”,正要起身又被汉尼拔拉回来趴着,“那就不去床上,这么趴一会儿也行”,威尔这下怀疑对方真喝大了,汉尼拔一下一下捋着他卷毛,那沉稳的心跳像潮水一样带着不变的规律反复扑向平静的海滩,威尔就这么趴他身上,能察觉对方胯下是真的毫无动静,都是男人知道喝大了硬不起来,他抬手看了看腕表,半夜1点,除了加班还没这么晚在外头晃荡过,先前的紧张加眼下生物钟的催促令他倍感疲倦,他叹口气说“起来吧,这样我们俩都得感冒,今晚我睡这儿”

 

威尔打客房服务电话让送两套酒店桑拿房用的短裤短T上来,侍应生送过来时候那眼神把威尔闹了个大脸红,两件男士桑拿浴衣暴露了俩男的住一间豪华套间的事实,他忿忿的甩一套给汉尼拔,自个儿到卫生间去换了衣服刷了牙,出来时候汉尼拔整个睡死过去,衣服丢身上没换,威尔翻翻白眼管你辣么多,掀起被子一角钻了进去,他自家的枕被都没这酒店的高级,平常遇到出差院里都是给安排最便宜的快捷酒店,刚洗漱时候的牙具毛巾也一看就是高档货,这么想他有点不好意思,把这位财大气粗的项目总拖到被子里,身体力行的帮他脱了三件套换上短裤短T,这家伙身材真好,上一次没看清,这次视觉触觉了解一遍后越发脚的不甘心,同样是男人身高也差不多怎么体型差别辣么大,既然是老总就有点老总的样儿吧,地中海加啤酒肚加一口大黄牙什么的,这家伙在地产界肯定特受欢迎,都赶上演艺圈水准了,回想晚上几个在席间频频暗送秋波企图坐到汉尼拔身边的姑娘,威尔有些哑然,这么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追着他不放干嘛呢?唉,也不是追着不放,就是图一时新鲜吧,这么想着威尔又脚的自己有病,管对方安的什么心,过好自己的别再搭理就是了。

 

戳这里:http://ww4.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nigr3pj30ic366x0b.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一回生二回熟,第三回汉尼拔直接堵人家家门口,威尔气绝的看着自己的狗狗毫无自觉的围着闯入者手里的香肠打转,只有贴心棉袄温斯顿站在他脚边,虽不抢食,但也没扑上去咬汉尼拔,而是乖巧的摇了摇尾巴。

“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

“问你们院长要来的。”

“…你这么堂而皇之要我地址他就给?”

“我说你配合上还有待加强,必要时候我会派人接你上下班。”

操,“你他妈还敢污蔑我工作有问题,今年拿不到奖金给我走着瞧!”

“拿不到奖金我养你。”说着大尾巴狼就走了进去,完全没拿自己当外人。

威尔望着空地上那辆宾利欲哭无泪,回屋里想着怎么赶人,只见汉尼拔进了屋就开始四处打量。他这才想起自己连日加班已经好久没打扫过里屋了,赶紧扯过汉尼拔把他安置在沙发上“别乱走乱看的,我去给你泡茶,喝完茶你就得走。”

进了厨房威尔打量了一圈周围,好像他是今天才搬过来入住的房客似的,突然对眼前的一切瑕疵无限放大,垃圾桶里的厨余是昨天的,地板上到处是狗狗刨出来的木屑,狗狗的玩具一路从客厅撒到厨房撒到卧室,还有那无处不在的狗毛,还有客厅那因为怎么整理都会脏所以干脆不整理的飞钓操作台,上面有各种动物的羽毛,碎骨和缠绕的棉线。单身多年独居郊外的所长先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得在家里待客,顿时有点方。

 

威尔端出茶水时候汉尼拔正打量他的书柜,“你喜欢硬科幻?”汉尼拔指了指一柜子的工具书里夹杂的那零星几本业余读物,“因为它们够好睡。”

 

威尔实在不擅长聊天,也不想把精力花费在如何跟汉尼拔交谈上,对方不紧不慢的啜饮那茶包加水的玩意儿,威尔肯定这是他喝过的最没档次的东西,他想打开电脑办公,然而他很少把工作带回家做,宁可在办公室忙到深夜,毕竟他的狗狗们可不会区分硫酸纸和蓝图能不能吃,去卧室睡觉吧,谁知道这家伙会搞出什么事情来,威尔燥得不行,直接把自个儿关卫生间里坐马桶盖上足足有半个小时,直到他自己都觉得太荒唐,好像这个家不是自己的,而他必须祈求闯入者给自己一点栖息地,他蹬开裤子解开衬衣决定先淋个浴,花洒带着足够温度的热水源源不断的浇在他身上,他闭着眼站了大约有十分钟之久,热水将浴室蒸出一片氤氲,他摸索着找架子上的沐浴露,一只手递了过来,“谢…???”

 

戳这里:http://ww4.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nm4tjxj30ic2jondy.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TBC.

 

 
 
评论(28)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