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TL/瑟莱】密林性宗

合志的特典文…

------------

魔戒销毁后,庆祝莱格拉斯回家的轰趴连开好几天,尽管国王已经传达了适可而止的旨意,倚仗王子撑腰而胆肥的西尔凡精灵依然热情未减。莱格拉斯在同胞们的出卖与怂恿下跟金雳连着拼了三天酒水,这会儿俩人正抱在一块儿互诉革命情谊,叶子头发散了眼神懵了,身上味道也不太好闻,金雳正埋他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瑟兰迪尔看得糟心,拎起莱格拉斯后衣领就跟拎只猫似的给丢回寝宫里。 


“你的臣民不懂事,你也跟着瞎闹腾是吧?啊?你Ada我带了几千年的兵,你一朝回来就把军纪给搅了,嫌你Ada命太长?”瑟兰迪尔坐浴池边一边抬手剥叶子猎装一边数落,他也是喝多了,密林精里每家每户敬他一盅夸他虎父无犬子,谅他千杯不醉的海量也够晕乎好一阵。叶子瘫软在他怀里,他Ada捋他头发的动作毫不客气,擦这头发怎么打结了这团黏糊糊是什么玩意儿不是吐的吧,大王郁结,下手更是没轻没重,叶子嫌疼恼火的拍掉瑟兰迪尔爪子,挣扎着站了起来趔趄了几步连人带爹一块儿摔进浴池里。 


父子俩好歹都算身披荣耀光环的一代英雄,眼下栽在浴池里站都站不住,一个刚直起身来要给另一个搭把手又被另一个拉扯着拽回池里,明天中土八卦报社会版头条是半米深浴池漂浮男尸两具疑因醉酒跌落不幸溺毙,密林王室龙脉尽断西尔凡未来何去何从。  


扑腾之间父子俩身下衣服也剥了个七七八八,喝了酒的身子跟火炉里滚过似的冒着热浪,也不知道是谁先撞到谁怀里又谁先抬起谁下巴,俩精就这么赤条条晕乎乎的啃上了,边啃边在对方身上揩油,瑟兰迪尔边咂摸叶子嘴里的酒香边想其实我也没辣么醉当年刚建国时候跟在欧洛费尔身后这种挨家挨户喝的场面不是没经历过;叶子边扭过头来方便他Ada把吻落到他耳后颈侧边嘀咕Ada也太好蒙了吧幸亏他没见过我跟金雳在洛汗国时候拼酒的狠劲。  


池子里热气久久不散,把叶子胸膛蒸出一片粉红,我儿砸真好看我儿砸怎么这么好看,大王眼前一排排的弹幕,手抖着就往下去探叶子,叶子前面颤巍巍的贴他Ada小腹,后[隔远点]穴随他Ada手指的动作瑟缩,睫毛轻颤脸颊微醺,刚酒桌上还一副小霸王架势这会儿又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

好看还好玩。

借着水流草草扩张了几下瑟兰迪尔抽出手指换上自己剑拔弩张的性[隔远点]器一举攻城略池。叶子这下可是被疼清醒了,卧槽怎么这么疼!他堪堪来得及呼痛两声,又被他Ada堵住嘴亲得头晕脑胀,也顾不上喊疼了,瑟兰迪尔吻技了得身下功夫也不差,变换着角度撞击了几次,叶子浑身就跟过了电似的,前端汩汩冒着透明液体,整张脸涨的通红,咿咿呀呀的浪叫起来。


乱[隔远点]伦一时爽,第二天醒来俩精就挂不住脸了。你瞅我我瞅地板,还是我们叶子年轻人比较豁达,正打算开口慰安大王几句,一挪身子牵扯后面伤口,疼得他嘶嘶咧嘴,火气上来也不想慰安了,凭啥啊被吃干抹净还得问对方满意不咋地,俩精赤条条坐床头尴尬着呢,小桃子推门就进来“叶子别睡了内矮人喝趴了咱一个连的精——”


特么的有没有王法了这么擅闯国王寝宫,大王正欲发怒巡视一圈发现这是王子寝宫,更火大了特么敢情你俩关系这么好都不带敲门的。抬起头来正打算训斥,只见桃子眼睛睁得有桃子辣么大,支支吾吾眼观鼻鼻观心,两秒之间居然什么也没说旋风一般又撤出去了,砰一声把门关得震天响。


王室绯闻在密林精里就这么沸沸扬扬的传开了。据一线目击证人表示俩人当时浑身赤坦吻痕遍布,王子殿下娇羞的偎依在国王臂弯里,见来了人就羞赧的往国王怀里躲,国王怒目而瞪厉声喝退看啥看没看过动物世界密林王后啊。


瑟兰迪尔活了6000岁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精言可畏。父子同床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最新版本是父子俩在战前就已经于星光下海誓山盟顺带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来了一发好多精都看见了,战后王子载誉而归国王思念心切,看王子内眼神热辣得以王子为圆心方圆五百里内无人敢靠近,围观群众又啧啧叹服国王的独占欲,为了掩人耳目俩人拖拖拉拉到了第五天才情难自禁私会寝宫干柴烈火,事后王子不堪内心的苦去找童年发小倾诉衷肠,王室恋情就此曝光。


操了什么星光下来了一发都谁看见的内小子明明为离家远游兴奋半死临走前一晚跟油头人类在密林里杀怪烤蜘蛛腿一副精力充沛无处发泄的样子完全没把他Ada的担忧放心上多叮嘱他几句就跟被踩了雷似的嚷嚷Ada你不信任我的能力给我等着瞧;什么国王眼神热辣无人敢靠近敢情内几天跟王子勾肩搭背又搂又抱连唱带跳的都谁啊。不可否认瑟兰迪尔确实动过把王子锁起来套上脚镣的念头但内都是酒酣耳热时候的臆想而已,主要原因是王子太闹腾跟谁都自来熟特能串缀最调皮的几个年轻下属一块儿给国王制造麻烦,不拴住密林地宫的穹顶都能给拆下来。


叶子这几天也是要气疯了。他到守卫队里找桃子,桃子见着他就绕道,卧槽至于嘛躲瘟疫啊叶子又急又难过,好容易趁一回桃子背对着他跟别的精谈话没见着他,叶子拉起弓往桃子脚边去了一箭,桃子低头拆开箭上纸笺,几个丑丑的大字今晚密林外池塘边见。


叶子是个行动派,这句话意思是叶子脑子还没想好要跟桃子说啥呢但人已经站在池塘边左等右盼了。桃子见他内来回踱步的模样在他身后轻咳出声,叶子回头一脸的喜悦加怀念把桃子搞得狠愧疚,不带叶子开口桃子狠心闭眼一个抱拳就跟割袍断义似的说道“殿下,过去是我太没眼力价,不知道你和陛下早已情愫暗生还老跟你说陛下刻薄独裁之类的坏话挑拨你俩关系,这几天我终于想明白当初陛下为何再三告诫不让我与你太过亲近,在我心里你是我的王子殿下更是我的童年玩伴,我不愿意看到自己成为童年玩伴幸福的阻碍,也不愿陛下因妒忌而痛苦。我今天来赴约就是想跟你说清楚,以后我会恪守下属本份,并奉上我最忠诚的祝愿,希望你和陛下幸福。”


陶瑞尔这一长串的告白下来跟子弹似的打得叶子太阳穴突突的疼,他中途数次试图插话“不是这样的”“桃子你听我说”“我跟Ada”愣是没找着能开口的间隙。待桃子噼里啪啦的说完后,她似乎也被自己感动了,缓了口气走近了一步握起叶子的手说“你为嘛要瞒着我呢?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知道无论你决定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叶子内无法多线程思考的脑仁被这话噎得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完全忘记了是谁来说服谁的。


翌日密林王国外,金雳带着阿拉贡和雅雯送来的几箱贺礼传呼叶子过来帮忙抬进王宫,他自己也驮了一箱的孤山珠宝。叶子目瞪口呆,敢情这家伙几天不见就是跑去白城告密不对造谣了。金雳边清点礼品边解释雅雯怀孕了他俩没法亲自过来道喜,不管怎样护戒队里又有一名成员找着归宿而且还是公认情商堪忧最不可能接收到爱的电波的小精灵,大家都狠欣慰。叶子欲哭无泪,抬起头来目穷千里看到密林外甘道夫驾着辆马车载着夏尔特产也缓缓驶来。


这厢叶子不好过,那头大王也是心烦意乱。西尔凡精里有一个群体叫腐女精。父子俩这闹剧一出,作为密林一霸的莱格拉斯几次在饭桌上痛心疾首我的桃子我的AL我的EL粉丝组!大王眉头紧锁门外一群瑟受腐女精不堪打击要求讨说法,一个攻如此热爱拽地长袍不是欺骗是什么!腐女精里还有一支队伍叫瑟莱精,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来路了,加里安老怀疑内都是国王自己串缀组建的。瑟兰迪尔有心想出门透透气,林谷领主前脚就踏进门槛,你来干嘛我正想过去找你呢嫌我这儿不够乱咋地,大王挑挑粗眉到底没敢吭声埋怨,怕赶跑了唯一的倾诉对象。正差人送几坛酒上来要跟领主大人借酒消愁,领主大人啜了口茶缓缓开口,瑟兰,我到底还是看轻你了。


啥?看清?看清啥?卧槽我瑟兰迪尔不是你们想的内种精!大王还没发作,领主继续说道,你们的事情我岳母都跟我说了,我脚的挺好的,老实讲就你的消费能力加叶子的破坏力,你们俩娶了谁都是豁豁人家,这招自产自销挺好的看不出你对中土世界如此深谋远虑爱得深沉。


大王无语凝噎,推门进来的叶子听见这番话就不乐意了,说密林国王骄奢淫逸真是冤枉了自家6000岁的孤寡老精,密林国库有一半拿去填小霸王在外打打杀杀欠下的各种伤亡债务,多尔哥多的半兽人不经打,索伦被逼着好几次抬尸上门讨医药费殉葬费误工费精损费,闹得很不好看,他爹一面舌灿莲花把生意场上的内套功夫拿来忽悠受害者,一面关门揍得叶子好几年没敢回家。叶子吃水不忘跳井人,讪笑着对领主大人说其实我Ada也没那么铺张浪费……


反正叶子也要身♂体♂力♂行♂的还债。


智慧领主见莱格拉斯护主心切,心底暗叹我擦当年还脚的这小子叛逆得不行父子不和早晚分家,原来还是我看得太浅了。感慨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再说回叶子如何身♂体♂力♂行♂还债。事情是酱紫的,父子俩当晚宴请金雳领主甘道夫等一堆前来贺喜的人和精和人精,送走宾客后父子俩脸色都很难看,相看两厌之下叶子头也不回摔门而去,瑟兰迪尔想我得拿出家长的架势好好跟儿砸谈谈这事,就去敲叶子房门,叶子不搭理他,他也不客气的推门就进,叶子拿出小恶霸的嘴脸“怎么的还真当我媳妇儿连门都不敲了”。


尽管密林小王子长着一张淳朴无害天真无辜的脸,但狠多时候他都在死和作死之间毫无长进的徘徊,实在很难叫人同情得起来。


瑟兰迪尔脸色黑成鬼魅,上前一步揪起叶子领口把叶子翻个身倒趴在自个儿腿上照着屁股一阵狂扇,叶子叽里哇啦的大叫,掌掴下来立刻改口Ada我错了嘤嘤嘤Ada我疼呜呜呜。知子莫若父,瑟兰迪尔知道这小子压根没啥悔意就吃准自己到底是心软舍不得他的,但速度和力道还是随着叶子一声声亦真亦假的呼痛而慢了下来,直到变成轻缓的揉捏。叶子趴在Ada腿上,疼是不疼,但还得哼哼唧唧的讨便宜,瑟兰迪尔被他这无赖模样气笑,低头亲了亲叶子发旋。心头的柔情漾开没两秒钟,叶子又一句“这事儿我认栽不过我都跟小伙伴们说好了是我在上面”。


太岁爷上动土,不艹得你痛哭涕流你都不知道谁是谁爹。大王怒火攻心一把揪下叶子修身长裤。叶子这回可是清醒得狠,立刻翻身下来摆好阵势亮出兵器——呵,赤旋风!不能服输,大王撩开战袍——嚯,靛青龙!一时间青龙戏旋风旋风卷青龙,叶子嘴上还不老实,流里流气的说些快给大爷香一个之类的人类荤话,嘴硬的下场就是被全方位多角度碾压,大王越战越勇驰骋沙场挥斥方遒,把叶子从床头颠到床尾再从床尾颠到床头,淫[隔远点]笑着问小叶子你来告诉Ada现在是青龙破了旋风还是旋风绞了青龙?叶子气绝,掩盖在禁欲皮相下是怎样的事实真相啊!边气边颤抖着身寸了第一回。


待偃旗息鼓,瑟兰迪尔咂咂嘴,狗腿的揽过叶子肩头给他揉肩捏脚,一扫战前内不怒自威的正直嘴脸,叶子翻翻白眼,在耍流氓这点上甘拜下风。


第二天早上加里安杀进王子寝宫“陛下大事不好——”自叶子回来后这些精一个比一个没规矩连老加里安都这么冒冒失失,瑟兰迪尔瞪了加里安一眼,加里安低头躬身看地板,待大王把叶子裹了个蛹形再慢条斯理披上袍子悠悠问道什么事,加里安吁了口气,沉声回答——


欧洛费尔陛下回来了。


远在曼督斯过养老生活的欧洛费尔杀回密林还能有什么事,要知道退休老干部都是很闲的,闲来没事摸个麻将逗个麻雀跳个广场舞,再用天赋的视觉和听力打探中土八卦。密林父子的事瞒不过曼督斯一帮中老年联谊精。


瑟兰迪尔跟莱格拉斯先是紧张了一阵,定下神来又想这样也好总算有个正常精来结束这场闹剧维护一下家庭伦常,方式方法无非一哭二闹三上吊再各自给爷俩相个好对象。漫漫精生瑟兰迪尔没想过是以这种理由续弦,短暂精生莱格拉斯也没想过是在这种情况下娶妻。


到了大厅父子俩正装出场,战后密林重新修葺了地宫,将地上部分纳入正殿,阳光自穹顶投射下来,华光加持父子俩一个威仪棣棣一个英姿飒爽,都是密林乃至中土世界里数一数二好看的精灵,此时欧洛费尔站在大厅正中央双手背后背对着他俩,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面面相觑,叶子挤挤眼,大王又努努嘴,脑电波在无声中交流:隔代亲隔代亲,他揍你不会真的揍,揍我肯定往死里揍。叶子败下阵,清了清嗓子,脆生生的喊了一声——爷爷。欧洛费尔缓缓转回身来,眼眶泛红鼻翼翕动,嘴角一抽一抽似有千言万语又似无语凝噎,大王和叶子头皮发麻,开始了——


“Adar我们是——”

“爷爷您别难过我们——”

“我的乖孙,我的好儿砸——”


欧洛费尔不待父子俩解释一句,上前一个熊抱抱住他们,久久没说一句话,瑟兰迪尔比莱格拉斯高一个脑袋,欧洛费尔又比瑟兰迪尔高一个脑袋,瑟莱二精乖乖低头让长辈搂着肩又用力拍了拍背,只听长辈颤声说道,


“这些日子你们一定受委屈了。”

——是没错啦可是……诶?


瑟莱父子俩略带迷惑的抬头,只见欧洛费尔饱含深情的望着他俩,以无限宠爱、宽容、体恤的口吻继续说“一想到你们努力隐藏了这么久的关系突然曝光,一定会受到内些保守顽固人士的反对与声讨,我在曼督斯实在如坐针毡寝食难安,你俩是我在中土最大的牵挂,我决不允许有谁在我欧洛费尔的眼皮底下做出对你俩不利的事情——即便是最微弱的质疑声也不允许。”


大王和叶子一边感动一边懵逼,这跟剧本好像不太一样。


“我这趟回来,就是想一己之力为你们排忧解难,再三思量,我决定以第一任国王的身份为你俩主持婚礼,看看倒还有谁敢对我钦点的婚配提出异议。你们不要紧张不要害怕,虽然密林大蜘蛛已经绝迹,但西南边境倒还有不少上古猛兽饥肠辘辘的盘踞于荒原和峡谷之间,等待流放者的前往。”多瑞亚斯的铁腕将军目光如炬,仿佛已经在逼真的想象中将忤逆者丢向猛兽的爪牙之下。


父子俩并肩打了个冷颤。


民众和长老们的态度已经相当明朗,感谢维拉,在自由的中土世界不允许抛鸾拆凤棒打鸳鸯始乱终弃,对于永生不死的精灵而言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压力血缘没有关系,真爱必胜。为了国王和王子的顺利成婚,林地王国修改了宪[隔远点]法,成为中土大陆第一个完成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文明国度。瑟兰迪尔头戴树冠身披皇袍,莱格拉斯一身戎装饰以额冠,第三纪元末期,林地王国的国王陛下与王子殿下的大婚久久占据中土八卦报头版头条,父子俩恋情曝光后不畏舆论压力冲破层层阻挠勇敢携手站出来获得了世界人民压倒性支持,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喜可贺。


“我们是真心相爱,请祝福我们。”莱格拉斯站在瑟兰迪尔身边翻白眼,暗地腹诽这家伙虚伪狡诈道貌岸然,他自然是爱着瑟兰迪尔的,这世上大概不会有除了瑟兰迪尔以外的第二个谁,能在他抬起爪子时候就知道他是要揉眼睛还是挖鼻屎。而这世上更不会有除了他以外第二个谁,能读懂瑟兰迪尔内张扑克牌脸上丰富又温柔的情感。


“那么,请问你们俩谁先追的谁?”中土八卦报前线记者甘道夫争得了独家专访权。


“他先追的我——”父子俩异口同声,然后同时怒目相瞪,在旁人还来不及调侃以前,又以他们独有的默契,相视而笑了起来。


无论手段如何,结果最重要。今后的漫长岁月,也一起走下去吧。


END

 
 
评论(2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