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感冒

发给亲友看亲友脚的没有问题,按照昨天说的贴上来球鉴定。

emungere太太的感冒小甜饼这里入,词汇都很简单啦放心吃~(≧▽≦)/~

-------------------

汉尼拔不得不遗憾的承认,一台保养得再精良的机器也总有面临故障的时候。

 

根据某种邪乎理论,一年一次感冒有助于减少癌症发病率。放在以往博士并不在意这点小病毒的短暂侵扰,他会比平日早那么一两个钟头就寝,多穿一件不影响正装效果的贴身衣物,适当增加维生素摄入量,减少工作安排避免传染给自己的病人,也避免暴露自己的脆弱。

 

但那是在过去他独居的情况下。

 

尽管威尔是个对饮食起居异常迟钝的家伙,但不意味着他尝不出博士今天齁咸的晚餐。在看着餐桌对面的汉尼拔面无表情的一勺一勺喝下可疑的热汤后他站起身来走到博士面前探探他额头,然后蹲下身来,用从未有过的贤惠口吻说了句天下直男必备台词“annibal,你感冒了,你应该多喝开水早点休息。” 

 

“你先上楼去,我来善后,需要喝点热茶吗?”尽管威尔可能不是一个好情人,但他是个好爸爸,这种温柔诱哄的语气只有温斯顿享受过。

 

博士盯着他看了半天,脑子本来思忖让威尔收拾厨房的可能性,莫名其妙思路就飘散开去,像冬日呵出的云雾,漫不经意地在空气里消失,短短几秒间,永远做着复杂算计的大脑放空了,白茫了,各种信息碎片交织在脑海中,却像来自群山那头一样遥远。啊,感冒的人就是这样的。

 

威尔握上他爪子,“现在,到卧室去好吗?”唉,虽然他曾经暗搓搓假想过不那么聪明的博士,但现在一点也不觉得好玩。

 

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迟钝的博士尴尬咳了一声“麻烦你了。”边说边起身掏出手帕,保持挺拔的身姿快速踏上楼梯、消失于拐角,紧接着传来十分响亮的三个喷嚏,再接着是一阵擤鼻涕的尴尬动静。 

 

唉,那个人可是汉尼拔,就算挖鼻屎也要用镊子而不是小拇指的汉尼拔莱克特伯爵。威尔不免对他忧心忡忡。

 

他麻利的垒好桌上餐盘走进厨房,希望能快速清理完毕后上楼照料病患。

也许威尔足够了解汉尼拔,然而对自己却毫无自觉。

在将餐具摆到水槽后,威尔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太小看博士家专业级别的厨具,至少博士家的洗碗机是他从未见过的型号。那应该是餐厅商用才对,考虑汉尼拔经常下厨设宴,这样的配置不算过分。 

 

呃…不如把洗涤任务放一放,煮个热汤或者水果茶什么的,诶这灶台怎么打火平常完全没有在留意。 

 

半小时后,下楼到厨房找水喝的汉尼拔整个人看起来更不好了。

 

操,这是怎么回事,台风过境吗! 

 

厨房一角的惨烈程度笔述不尽,并且大有蔓延的趋势,制造混乱的卷毛身影埋在台风眼中心,正手忙脚乱的试图将现场搅得更糟糕。

 

拖着病体的博士今天也没有怠慢自己的生活品质,四十分钟后,威尔在他有气无力的指导和必要的亲力亲为下总算收拾好厨房,泡好热茶,而汉尼拔已经在等待茶水的过程中十分失礼的在椅凳上睡了过去。

 

一只生病的食人魔,刘海耷拉下来,鼻头和颧骨红红的,肩线下垂,没再刻意维持优雅的姿态,在温暖的橘色灯光下,整个人散发精疲力尽的意味。唉,威尔发觉今天叹气有点多。

 

他轻轻唤醒对方,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威尔熄了一层灯控后跟随汉尼拔回到卧室。而汉尼拔正从二楼储藏间抱着一床新被褥出来。

 

“今晚我睡客房。”带着浓浓鼻音的博士解释道。

…这又不是少女漫画博士只是感冒不是绝症所以什么通宵照顾之类的情节也不会上演,博士的安排真是完全合理无懈可击。

 

幸好威尔也不是什么按套路出牌的人,他有点郁结的抢过床褥,“我过去睡,你赶紧上床歇着,今天就别再折腾了。”制造折腾的人粗鲁的将博士推回主卧。

 

到了半夜威尔还是得过去看一眼博士的,由于睡眠状态下人体激素分泌水平与清醒时有所不同,加上昼夜温差,夜晚常常伴随病征的恶化。

 

他打开一点门缝,有微弱灯光泻出,博士背对着他,没有因为门口的动静有所反应,看样子是睡前忘记熄灯,威尔走进去,床头柜摆着一杯水和布洛芬。因为药物陷入深度睡眠的食人魔失去了往常的戒备,就这么任由威尔靠近他,打量他。 

 

几乎整个脑袋都快埋到枕被里,而表情模糊在光影交界的地方,威尔探手想试试体温,摸到那金色头发时候又改手捋了捋。没有发油定型的柔顺金发触感良好,让好爸爸威尔轻易想起温斯顿。 

 

感冒事小,但一般能持续两周以上,想到他们有两周时间必须分床睡,平日总是义正言辞声讨汉尼拔专制主义、控制欲过剩的威尔抱胸站在床前,他判断了一下形势,斟酌从哪一边溜进被窝,而幸好汉尼拔不是一个轻易改变习惯的人,他老老实实的睡在床铺右侧,空出的左侧是威尔原本的位置。

 
戳这里:

http://ww1.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jad2j6j30ic43ob0i.jpg

 

翌日早晨的餐桌上,威尔连打了十个喷嚏,现在他也尝不出燕麦浓汤是甜是咸了,他一边喝汤一边对着餐桌对面的人翻白眼,赶在家庭战争爆发以前,两个神经病感冒患者不得不致电他们的闺女阿比盖尔前来救场,阿比盖尔还在上课,对俩老头子不分时间场合没羞没臊的夫妻生活嗤之以鼻。

 

-END-

 
 
评论(3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