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九成天资,一成思想

 @暴力仓鼠x 

带tag。


说起来真欠,我认识哥都快一年了,她的牛逼都快成传说了,我才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因为翻看《感官革命》而对她燃起初恋般的狂热。真想在这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光着膀子身体力行的表达一下我的鸡冻之情。

 

虽然哥说,我一直把你当成敬业的资助者,从没觉得你是我的死忠粉。然而半夜看感官革命看到兴奋过度简直想把每一句都捏在指头上把玩好几遍的我脚的站在拔杯圈的立场上无论如何得有个人出来系统的、全面的膜拜她,跪舔她,为她刻个丰碑献个花圈什么的(诶)。

 

手头的感官革命是哥给的,感官革命刚开始连载时候我还没有入拔杯坑,收到书时候我忙着搬家,就这样我依然在各个拔杯同好群里大肆卖安利,真是一个大写的无良(抚镜陶醉)。我在某个加班到凌晨的夜晚和衣而睡,掏出床头柜的感官革命想着随意看几页(重点的辣种),结果只看到十四章就因为好多句子觉得太贴切太挠心挠肺,不得不在第二天跑到日杂店买标签贴。

 

怎么说呢,汉尼拔同人真真是在同人圈里不错的,站在读者角度上我一直为此欣慰。各种冷硬生僻的感官描写五花八门光怪陆离,认真品味都有风情在其中,刚开始确实是怀着赞叹的心态去吃粮的,吃多了却难免消化不良。在一片消化不良中,哥的文字就狠彰显有别于其他的醇厚功底了。冷硬却不生硬,描写混沌状态时候自有逻辑在其中,描写点滴柔情又随随便便就挠到你心头上去。是一种不需要读者焚香沐浴更衣就能即时入情入境的水准。要知道好多拔杯文叙述起威尔那种的虚实漂浮的状态,以及两个人相爱相杀的羁绊,总有些难以名状的生硬,嗯……我想想,就是一种,运用大量镜头、情景、静物描写,掺杂乱七八糟如现代诗一般言之无物的比喻(注现代诗在这里是个贬义词),磕磕碰碰断断续续毫无章法,估计连作者都对自己要营造的氛围莫名其妙,以至于读者体悟起来分外吃力,除了感慨“唉哟看不懂所以好像狠厉害”却说不出有何意义的懵逼状态。首次运用这类自以为是的所谓“冷暴力”“意识流”的人是天才,二次跟风的人则是蠢蛋,有时候看多了就难免不屑,倘若它们只是个短篇,那就更像遭遇某种视觉欺骗了(唯有在比较这类文字,我才不会为自己的三流台言羞愧)。

 

呐,文字真的是有天赋区别的。身为一个拥有基本常识的读者,大部分的文扫几眼就知道这作者是在一词一句的卯劲还是流畅书写如腹泻。你无时无刻不看到仓鼠在各个群里上蹿下跳的蹦跶,然后基本两天一更,每次更新字数不少于7K(没有具体统计过,但差不多是个平均值),每篇更新里对场景的描写又必须是要四处找资料的那种。这种打字机什么型号的反正我以前没见过。再说回行文,拧巴人是难入我审美的,我喜欢顺产的天才,极致的腔调来自神赐,有些东西不是抽烟酗酒磕大麻所能模仿的。这标准有点高了,像仓鼠这种走哪都可以镇圈的行文水准实在少见。努力可以换来98%的荣耀,然而剩下2%只有运用天赋才能采颉。有些描写角度,想得到是偶然,想不到是必然,灵感这东西来了你也未必接得住,好多人,比如我,可能模模糊糊的感知过,却一辈子都无法精准的写下“他第一次知道:他当初的诱导非常成功,简直出乎意料的成功……Will不是没有可能杀死任何人,他非常有勇气和觉悟,他比一般人更大胆……而当他以为自己的邪恶面是真实的,他第一个想杀死的,不是Hannibal Lecter,也不是其他人。而是他自己。”这样的句子。这和什么对文字的敏锐度把控度无关,也是多少阅读量都换不来的。勤勤恳恳写文的人与其说值得尊敬,不如说值得同情,努力如茅盾,费老大子劲口你,口得你想怜爱的摸摸他脑袋说算了吧,天才如王小波,你给他擦干净脚问他能从脚趾头开始舔吗?那点天赋上的区别,才是区分优秀与牛逼的标杆。话又说回来,作为一个前半生都过的相当兢兢业业的小人物,努力这种词对我而言一点都不值钱,每个拍烂片的导演也都认为自己很努力,却依然无法改变你的产出可能是一坨屎的事实,努力只对得起自己,和给世界带来的效果无关。

 

再说一个细节,我自己开始写文,就觉得对话大概是最难写的部分,每次写都难免觉得羞耻play。但哥就是那种能用对话撑满一整篇更新并做到言之有物的人。我对所有擅长对话描写的人都狠服气——

Hannibal说:“际遇才是真正令人感到出乎意料的,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事情并不会完全按照预想中的发展,比如……我想,我可能对你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情愫。”
Will触电似的躲开了Hannibal的眼神。他羞于听到这种话。
安静了一会儿,他小声问:“是对她们那种吗?”
“谁?”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不。对于我来说,这是全新的。”
“这会使你放弃操控我,还是立刻吃掉我?”
“都不会,但会触发我的原罪,会使我想获得你。”
Will好像听到了特别可笑的事,荒凉地笑了:“你肯定对很多人这么说过。”
Hannibal没有解释,他知道解释没用。但不一会儿过去,Will又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Hannibal没有反应。
“是真的?”
Hannibal还是没有反应。
“是真的?”
“……”
“是真的?”
“是。”
Will怔了一下,又一次把目光从Hannibal脸上移开,投向自己搭在枕头上的手。
好像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都失去了往日的睿智,而且都变年轻了。
尽管Will坏了,还完整地保留了对爱情的期待,在它来临时,他还能感受到羞怯——这是他的本能…

 

“如果你不想睡觉的话,我能不能躺在你旁边?”
Will不想拒绝,也不能答应。他突然发现,Hannibal在诱惑他,或者说猎捕他,只不过又用了一种令他感到陌生的方式。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绅士,那就不可以。”Will说。
Hannibal慢慢脱下西装和皮鞋,在Will身边躺下来。
他把他抱住,用腿压住他的腿。 

 

真是很难形容我躺在床上看到这段对话时候那种忍不住两腿在空中扑棱的样子……

 

顺便,得庆幸我并没有看哥那些奢华辞藻和市井口语并驾的龙混古风文,否则我可能憋不出更多的赞词了。我在同人圈里,看过各式各样卖弄那点浅薄阅读量的作者,比方大量生搬硬套的引用,这真是非常低级,因为汉尼拔这部剧涉及宗教隐喻和哲思,反倒很能抵挡一些金漆饭桶。表达的方式有很多种,只要出发点不是为了卖弄,总是能找到自己擅长的一条路子。我迄今没发现哥写不来的风格,或许有,但那一定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品位上的考量。

 

当然啦,文风再变态也不能掩盖仓鼠太太是个恶俗的港式大团圆爱好者的事实,看《猩红热》的走向就知道了,无一人不得道,无一人不圆满。就跟她自己写的一样——

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同样是高深莫测的阴谋诡计。

而摒弃了高深莫测,真相是肤浅的。

Will爱上了Hannibal,因此他没法升入天堂,而他需要他,他也没法下地狱,就只能和他呆在这个房间里XXOO(这四个字母是我加的)。


再来说点文字以外人格什么的光辉事迹。

 

和仓鼠太太是在瑟莱圈认识的,我们认识的时候,我还没有看过她的文。
在瑟莱圈里,我和仓鼠太太的死忠粉腿毛同学成了忘年交【考虑我俩的年龄差距,这词用得一点都不膈应】,在我和腿毛第一次促♂膝♂长♂谈时候,她便不遗余力的卖起了仓鼠太太的安利,用旮旯的话说,仓鼠太太的牛逼,是可以不用任何形容词就撑起4K字肉文的牛逼。

 

刚入仓鼠群时候我对仓鼠的态度用四个字概括是“敬而远之”。我已经过了得知一个人狠牛逼就想去攀亲的年纪,所以很长时间,我对仓鼠的印象都止于“此人狠彪悍,完”的状态,尽管仓鼠从来没啥架子(看我现在这个德行就知道她对读者有多宽容了),兴致一来就自个儿在群里开脑洞,完全不管别人插不插得上话,我猜好多人对她那种棒槌夹蜜糖的交流方式如鲠在喉,其实也不用太琢磨她是真傻还是卖乖,你只要知道有钱人里没傻逼即可。我有时候觉得她应该挺孤单,有时候又脚的自己未免太以己度人。

 

和仓鼠熟起来应该是大佩来华,内阵子每一个发表退圈声明的小傻逼们我都只想用鼻孔回应,聪明人分贝都不高,只有愚人才会对自己分外笃定,而智者却对一切充满疑虑。尽管我知道傻逼有傻逼的自由,平凡如我,总是会琢磨如何能够不傻逼一点,努力想改,想变聪明,所以看到傻逼得沾沾自喜的家伙难免羡慕。我和哥在对待这类问题上方式不太一样,这可能是年龄或者阅历所导致,哥对于无可救药人有想法,不表态,而不会像我还忍不住呛声,因为每次鉴定出一枚新鲜的傻逼,我的内心还是会剜叹和悲痛,我心底知道哥的做法才是对的,人生在世照顾自己那点喜怒哀乐都来不及,谁有那功夫停下脚步互相挽救,人类进化,任重道远,不可再互相拖后腿,内时候哥在群里,四两拨千斤,没啥大道理,就讲有一回进京赶上帝都某个官爷要来巡查于是全市封路,她问,你们觉得这种事情正常吗?我一直到最近翻她LO才看到她在内个时期的“声明”,就算她撒娇扮萌说自己啥也不造我也必须指出,丫是在实力群嘲。

 

好几次,我和狗和旮旯对腿毛感叹,她挑选崇拜对象的眼光,远在我们之上。

 

其实我对喜欢的太太的口味都差不太到哪里去,肯定都是下笔行云流水自带光环的那种,除此之外没了,一切才情之外的关注都意味着恶化,又然而如果你不能接受太太们偶尔也会犯傻逼,你也就不算真正的喜欢过她们,我没法保证太太们永远不出差错(这是因为相对的,我也不能笃定自己的对错),犯傻逼没什么,装逼才是致命的。差不多就是这么个道理,傻逼如我,傻逼如哥,傻逼如所有有趣的太太们,唯一能保证的底线也就是不装逼,都憋着。话又说回来,即便读者对作者谈不上真正的喜爱也无妨,保持点距离更应该,大千网络,随便玩。

 

我和仓鼠在私聊里谈了不少,好像没什么特别值得说的,但有一句对话我给贴微博里了,我说“身为女人你和别人讨论远方时候他们只会问你远方是否有个什么故人而不会认为你骑着摩托车狂奔几千公里真的只是为了追逐地平线。”,仓鼠回答“我并不想追求地平线,你知道,像我这种人,生活在这里,别说地平线,我连自己的观点,都很难保住。”

 

基本上,她就是这么有语言魅力的人。

 

我们共同的朋友不少,有见过我的有见过她的,据说仓鼠抽烟很好看,她的照片不少人都见过,大写的美,履历丰富,我们甚至在某个时期学过同一个专业,有一回我翻百度云还翻到自动上传到云端的我俩的建筑速写,她画笔糙得要死,完全的暴力仓鼠。虽然她总是在评论里装小白,谁跟她搭话都是“太太好我叫仓鼠(* >ω<)”,但她骂人的样子我们都见过,跟我这种憋韵脚憋比喻的小清新不同,上来就劈头盖脸问候全家生殖系统,摧枯拉朽的气势就跟三维实体的大嘴巴抽你一样一样,抽得你想躲线下哭那种,内都是她玩网游时候练出来的。

 

我们没交流过三观或者音药或者书籍或者电影爱好什么的,没必要,女人的友谊不体现在品位契合度上,能一块儿背地里骂谁傻逼就够了。唯一一次半夜我俩都在线她招呼我看麦叔的男人与鸡,因为有麦叔撸的镜头。除了同样都是攻控以外,我和她审美差狠多,感官革命的白色封面是我力保的,她喜欢脏兮兮黏糊糊的粗犷风格,我可是来自文艺装逼圣地厦门岛,最难消受脏乱差。当然,如果她继续写拔杯(毕竟是她推我入的拔杯坑,我几度拖着她裤脚要她发誓在我没有出坑以前她不能出坑),并且没有嫌弃我的小清新品位的话,那么我们势必是要在出自印本(她说真爱不出本)上有许多场恶仗要打。

 

我没看她最早开写的文,她是从瓶邪发家的,国产圈水深火热,她在混瓶邪时候就累积了名气,到了欧美圈从头开始,好像瑟莱是她第一个正式开写的西皮,也许出于私心,我始终觉得她写的拔杯比瑟莱好(是的,在喜欢拔杯后,瑟莱就彻底被我掖进角落里了),在我觉得威尔和汉尼拔之间的羁绊已经被感官革命阐释尽致之后,她奉上的猩红热一样轻易的戳人肺腑,所谓才情大概就是把最简单的感觉理解到极致——

“有些将军在取得一次胜利后再无败绩,也有些国王在失败一次后丢失全部。你的时代过去了,Hannibal Lecter。”Matthew拾起地上的手枪,对准Hannibal的脑袋。

Hannibal看着Matthew,而不是Will。

他绝不会像个贪恋胜利果实的败军之将一样,把能够打动人心的目光投向Will,他在他面前永远坚强。

 

即便站在北极圈的角度来看仓鼠的文也足以撑起热门二字,基本上就这功底以及杂食属性,倘若混迹热门CP圈(国产、棒粉、漫威等等等)也担得起一个门庭若市,空有才情却从未涉猎热门CP,堪称冷圈的幸运以及她个人的不幸。她安利卖得不太好大家要心疼她,我认识她以来她卖过佩花、龙混、拔杯、贾尼……我只吃了拔杯,其他人也就挑挑拣拣吃一两个,全吃的没有。在她开写拔杯以前LO上的拔杯文几乎没有热度上50的,就这样艰难的处境也不能阻挡她把触角继续往四处延伸,真希望拔杯信徒把她捆起来,日更多少字都只能属于拔杯。其实就她的功夫火候,我和旮旯和腿毛对于她居然会喜欢李佩斯都觉得不可理解,多么直白的颜控啊,像她这种天生自带AK47气质的黑社会分子,喜欢麦叔完全情理之中,喜欢李佩斯那种行走的暖宝宝贴简直太肤浅了,完全的少女情怀,毫无痞劲。啊,请把李佩斯让给我这种身高不到155又丰沛多汁发育良好的粉红少女。

 

我觉得我好像还有很多没有说…然而我又实在想不起我想说什么来着。算了,不琢磨,天才的聪明之处你是察觉不到的,当你自认为发现了她的聪明之处,也许那对她而言是露了短板。

 

END

 
 
评论(16)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