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军官2

就是这个人!@陈子课  介绍了一堆hannigram文给我,害得我每天躲在被窝里拿着爪机看文看到脑供血不足不得不起床为止。。。一边看小黄文一边忙着搬家换工作,真是好辛苦┭┮﹏┭┮

写完发现跟上章节相比,我把称呼换成正式的了(稀里糊涂的…不要紧,这依然是个大纲风情,为污而污。

------------

 

说起小牧师的起源,很多设定都已经模糊了。

 

和一枚船工、教师、探员相比,牧师的工作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威尔蒙召以前,他陪同杰克前往意大利,在挚友与其亡妻初逢的鲜花之城里,他们将一小盒骨灰撒进翡冷翠的河流中。

 

他告别杰克,独自从中部城市前往南方。他兜兜转转,漫不经心,一直来到某座港城的某座礼拜堂前,那时候天已经暗下来,前前后后并没有太多的人,夜色弥漫,风吹林梢,月光如注,秋日的气候为教堂蒙上一层薄雾,连同周边的树影一起笼上,夜晚的建筑和白天看起来不太一样,沿途的路灯灰蒙蒙的,而那座教堂却在月光下晒出如洗的白,忽明忽暗的烛光荡漾在门的另一端。

 

他觉得自己好像到了一个不太现实的地方,以至于无法分清在那一端,是在咏颂祷告,还是吟唱挽歌,哪里是光,哪里又是夜。在这座古老的礼拜堂前,他走的很慢,觉得美。他退回去一点又退回去一点,多看了一下,多停住了一会,美到不舍得。

 

往后,他成了上帝的一只羔羊,再往后,他以增补上帝的羔羊为生。

 

戳这里:http://ww1.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q32ilmjj30ic4dxtyt.jpg

SY: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TBC

------

又拿爪机躲被窝里码的,字数太少了…唉,本来打算写完再贴,实际后面还码了些,不甜,攒到肉再一起放出。。一定HE。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