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悬崖以后

…讲真,写过的文根本不用等几年后再觉得是黑历史,我每次贴出一篇文后,还会反复的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改一些根本对全文阅读体验没有任何提升作用的细节,然后第二天翻看时候耻得不忍直视,想要修完估计得把全文回炉重造才行。写的时候自觉抖机灵,隔天就成为黑历史。我现在就超级想把上一篇忘记的…文字阅览是有声音的…我在阅读别人的拔杯文时候,可以想象出一种冷硬的中性的声音,我很怕自己文字在别人读起来,是那种少女的天真和做作。

好了我们赶紧忘记上一篇进入耻的下一篇!(哭泣)

 

------这是一个失忆普雷------

 

『如果你是那个陪我到终点的人我就是那个在终点线前刹车的人。』

 
 

“我们倾向于将他诊断为心因性失忆。”主治医生收起病历,下了个和汉尼拔完全相反的结论,但这不重要。现代医疗设备已经完全帮助他判断出威尔是否精心伪装,这就够了。

 

“回家吧,威尔”花了点时间听完毫无必要的医嘱后,汉尼拔对坐在走廊长椅上的威尔招手。

 

无论出于心因性或者解离症,失忆能将杰克、阿拉娜以及那些支离破碎的犯罪卷宗对威尔所造成的损害一笔抹消,也毁了他多年来对威尔的修补和驯化。汉尼拔从不喜欢徒劳无功的事情,与威尔的结识已经一再将他推往这样的境地。

 

北欧城市的郊区是一派淳朴乡野风情,驱车回家的沿途他们经过一片过了收割季节的麦田,麦杆枯萎,麦芒蜷曲,镰刀过处,留下光秃秃的麦茬和散乱的麦秸。他们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才走到这个秋天。

 

幸好,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幸好,威尔还在他的身边。

 

戳这里:http://ww3.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pvkrcqcj30ic1hx48d.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汉尼拔具备各种心理知识和手段去修复威尔,也可以让威尔就这么像一张白纸一样随他涂抹或是揉皱。他漫步在心灵宫殿里,每一扇门皆饰以繁复的罗曼式线条,唯独走廊尽头,在那宏大穹顶和纹路丰富的天然大理石地面的映衬下,一扇突兀的、落魄的仿佛在沃夫查普的寒风中摇曳颤抖的木门伫立在那里。那是威尔在他精神世界里的栖息地。汉尼拔将他安放在自己的宫殿中,而威尔拒绝步出门外。

 

最深的背叛是遗忘,最大的原谅亦然。

 
 

与美国相比,北欧的生活恬静得连时间都望而却步,它更像风景而已,而不是生活。

 

威尔的丹麦语十分有限,汉尼拔带着威尔前来更新签注,使馆大堂提供海外期刊杂志,在等待汉尼拔和窗口的交涉过程中,威尔随手翻阅那堆过期报纸,他那么漫不经心,百无聊赖,直到看见自己的照片出现在其中。

 

一年以前,切萨皮克开膛手的案件依然占据着头条,这份报纸做了一整版专题回顾,头版的彩色铜版纸上印着多年以前威尔和汉尼拔在现场的照片,副标题上的murder husbands以红色字体着重标注。

 

威尔静静看着,一直到汉尼拔走过来,坐在他身边。

 

“这上面的,是你和我吗?” 报纸放了很久,被翻过很多次,边缘破损严重,泛着黄。 汉尼拔点点头,他望着他,他也望着他,他微抿的嘴唇慢慢向两边扬起,他对所有情绪都以微笑表达, 然后将思考隐藏在沉默的背后。

“我们感情很好,是吗?”威尔指着上面的彩色现场照片,威尔站在汉尼拔身后,用蓝色的眼睛追随着他,其实印刷品的清晰度又能高到哪去呢,但威尔坚持从照片的眼睛中看见自己的善意。 

汉尼拔没有回答。 

“而且看得出来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对不对?”照片里汉尼拔侧身看着他,嘴角衔着他四季常青的微笑。 

“……我想是的,威尔。”实际他已经没有机会得知。

 

报道详细的介绍了汉尼拔的身份,威尔的天赋,那些已知的惊悚的艺术品,受害者家属的回忆与控诉,来自精神病院院长的撰文,犯罪网的八卦,FBI的沉默,两人的合作与对决,以及最后的悬崖。

 

他们不再说话,威尔安静的翻过一页又一页,往昔岁月伴随着层层叠叠的专题报道款款而至,威尔就坐在他旁边,就像那一年俩人在《春》前,然而这次只有汉尼拔一个人走到了秋天。

翻完最后一页,威尔阖上报纸,细细摩挲头版上印着的汉尼拔的单人证件照,穿着正装的莱克特博士脸上挂着游标卡尺般精准的笑容,是他一贯伪装的人皮烙印。他一直看着,静静看着,直到眼里有什么东西遮挡视线为止,透明的泪水滴答滴答掉下来,砸在铜版纸上。声音如瓷器破碎,水珠滑过照片上汉尼拔蓄着笑的嘴角,好像汉尼拔笑着哭一样。 

 

“说真的……”过了很久,威尔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当你老了,我也不再年轻,早已在你的生命里谢幕离开…”他视线落在前方。

 

你会以什么姿态想起我,会欣慰世界待你不薄,还是懊悔自己不够坚决。是否会噙着泪水为我们鼓一次掌,感知那些命运的乐章在记忆宫殿起伏。

 

而那时的我,也许同样无法抑制的泪流满面。

 

“……威尔”汉尼拔回答他没有问出口的话语,他握住他攥紧的双手,又以拇指擦拭他的眼角,“我从不被世界亏欠,我也从不无端悔恨。”

 
 

返程的路上他们再次经过那片过季了的麦田,拐入弯道时候一大片树影措手不及的打进车窗,灿烂夺目的秋日余晖在面庞上转瞬而逝,车厢里刹那盈满阳光浓烈的气味。务农的青年在夕阳里互相吆喝,有孩童在麦田里奔跑,在这个如画的秋天里,地平线上的绝大多数地方都徜徉在丰收的喜悦之中,每个人都摘了满满一怀抱的葡萄、甜柚、采了蜂蜜、钓了鳟鱼……他们带着餍足的笑靥随波逐流、共同奔赴彩虹的根部,这些人离汉尼拔和威尔是那么遥远、遥远得像世界另一端的尽头。

多么不可原谅的遗憾啊,这个一直以来,永远运筹帷幄、翻手云覆手雨的男人,站在悬崖边上,威尔就在他前方,他松开怀里的葡萄、甜柚、蜂蜜、鳟鱼……然而到最后,威尔既没有奔向他,他也没有丰收。

威尔从来是这样的狡猾,明知道自己会输,就要想办法让对方赢得不够好看。

 

此时此地,这个狡猾的男人坐在自己身边,头抵着车窗,蓬松的卷发随着高速行驶而微小颠簸。昏昏欲睡。他伸出手将威尔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肩头,威尔顺从的闭上眼睛。他以余光看着他,然后又用很低的嗓音与他轻声交谈。

 

进了隧道,昏暗更浓,侵入了宾利,黑夜缓慢来临。
 
威尔抬起头,车载广播里正播报一起连环杀人案,主播以机械口吻追溯历年来全球有名的连环杀人犯,汉尼拔不动声色,威尔抬手换了一档电台,毫无营养的广告后一曲娓娓动人的广告曲流泻而出。

 

『the moon is fully risen and shines over the sea 静谧的月光撒落在海面』

『in the garden of the sea,i see you looking over 在辽阔的海面上,我凝视到了你辽远的目光』

 

女歌手的声音轻柔、慵倦,车厢里的空气像海草般摇摆起来。威尔直起身子,抱着他,亲吻他的眉骨,他的嘴,然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挨着他的胳膊倚躺在副驾座,他的手臂紧贴着他,确保自己身体有一部分始终碰触得到对方。带着微笑的半睡眠状态是如此接近幸福。

 

广告曲在持续,轻盈,缓慢,呜咽着。

 

到了家门口,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他泊好车后侧过脸来看着威尔。威尔握住伴侣的手,并没有下车的意思。

 

“我……几天以前,大概上周吧,”威尔摘下只有镜框的眼镜漫无边际的比划着,“我在超市买东西时候遇到一对美国夫妇采购晚餐……”他抬手降下车窗,晚间的凉风从开启的缝隙里钻入,“超市新来的货员不会英语,我熟门熟路的带着他们找到存放加州奶酪的货柜。”他终于转向他,面对他,琥珀色的眼睛里倒影着靛青色的眼睛。

 

“下午五点,超市三三两两的顾客,西兰岛的太阳正准备落山,余晖照进这家小小的超市里,我站在那儿,也许很多年后想起彼时的场景,依然会如彼时一样,忍不住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掌握着音符和剧情的引擎就这么任由汉尼拔卡在这,搁浅了,烂尾了,他们像被抛在一颗遥远又遥远的星球上,在连时间都踌躇不前的角落里,看着故事透出锈迹斑斑。

 

“我的能力并没有消失,”威尔指了指自己脑袋,“当我看着自己的照片…我在想,这是个怎样的中年男人啊,”威尔声音黯下去,他直视着汉尼拔,眼底有无尽的星光,“积攒了多少踉踉跄跄的脚步才走到你面前,千辛万苦活到现在只为了死在你手里…”他尾音发颤,忍不住咽噎。

 

举世之间多少人将自己炽热的心意冠以“唯一”、“永恒”,他只在过去的自己身上瞥见了它的风采。

 

戳这里: http://ww1.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pvp80bsj30ic43ox2i.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命运说好不会把我的手交到你的手中。

 

我已经答应过了,在遇见你之前。 

 

-END-

 

------

*歌曲是芝华士的广告曲《When you know》,应该很多人听过。

实际这篇应该是麦叔生贺的产物,明天也许摸不到网了……谢谢麦叔带来这么好的作品。爱麦叔爱生活,少抽烟XD

 
 
评论(20)
 
 
热度(80)
  1. 唐衣阳永远的草莓地 转载了此文字
    超爱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