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总而言之,威尔变小了(小段几)

本来想多撸几个PWP的,但最近好忙,捏个小段几。

 

总而言之,威尔变小了。


当汉尼拔看到面前不足10公分的威尔正努力在他的平板上以玩跳房子的节奏踩来踩去(写字抱不住笔)为的留下离家出走的简讯时,内心的失落是多于震精的。

嘛,一盘3磅重的烤脑花徒然缩水将近二十倍,绕是博士风度宜人也遭不住失去一盘美食的打击。

原本的大眼睛更大了,脸也更圆了,四肢短胖,整一个hannigram同人里走出来的Q版小茶杯。

威尔的着装是个问题。

幸亏我们有永远及时出手的阿拉娜大大。从准备送给自己小侄女的芭比娃娃身上扒下一套裙子。

威尔选择死亡。

在看到拔叔半夜对着平板在亚马逊上检索芭比娃娃 猫耳play装扮的关键词后,威尔下定决心离家出走。

骑在温斯顿脑袋上实在太威风了,还能躲避沃夫查普附近的流浪猫的攻击,然而被舔了一身口水也狠苦恼,威尔裹着从汉尼拔西装上偷的口袋巾骑在狗狗鼻尖上风干身子,温斯顿行进速度带起的轻风对威尔而言简直是飓风般丧病。

 

“你得赔偿我一条丝绢,威尔”汉尼拔愉快的说到,然后捻起威尔后衣领塞进自己原本应该搭配着丝绢的上衣口袋。

 

威尔在汉尼拔的口袋里睡着了,在听着汉尼拔强有力的、稳稳的心跳声中。

 

“你不能这么对我…”威尔咬着汉尼拔的大拇指愤然抗议,在汉尼拔出于莫名的【?好奇心而试图以狗尾巴草逗弄威尔的时候。

 

在汉尼拔没有预约病人的时候,他会选择坐在办公桌前画一会儿素描或者看书或者做点什么,无法独立出门的威尔睡过汉尼拔身上一切方便入眠的地方,肩膀、左胸袋、内口袋、以及手工皮鞋上。如果他不小心在汉尼拔手边睡着,汉尼拔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能盯着同一页内容反复浏览。

 

捏个长一点的——

 

威尔吃饭也是个问题。嘛,身子变小了,摄入量甚至猫粮都吃不了几颗的即视感。博士在每天准备好一人份的食物后,会拨出几颗豆子或者火腿碎肉给他。威尔趴在博士的餐盘边【这种时候是没有办法计较餐桌礼仪的,请博士收敛那蠢蠢欲动的餐叉(✪ω✪)】拔叔捏了块肉屑递给他,威尔一伸舌头内肉屑就掉餐桌上,两人沉默,拔叔肥肠耐心的又掰了块切碎,威尔又抱又叼,一会儿工夫就蹭了一身的油腻,贵族强迫症的博士有点忍不住,将肉碎扒成更细碎的肉渣倒在手心伸到威尔面前,威尔无辜的抬头看了看博士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乖乖两爪子摁在博士掌边低头一点一点的舔掉博士手心里的晚餐。

 

再来个早餐段子——

 

威尔发誓汉尼拔绝对是故意的,在汉尼拔“不小心”打翻手中的酸奶、一滴不剩、黏黏糊糊的倒在威尔身上的时候。“很抱歉,不过我并不打算重新准备一份”汉尼拔今天也心♂情♂愉♂悦♂的将威尔摆在了自己的餐盘里。

 

“不洗澡吗威尔”,抗议是无效的,博士一手捏着威尔一手拆下内蔽体的口袋方巾将威尔丢进牙缸里,挤了点沐浴乳进去搅了搅,拍了拍威尔脑袋算是嘱咐他好好把自个儿梳洗干净。便转身拧开浴缸放水,脱下衣服打开花洒,抹完洗发香波,冲水,再往浴花打上沐浴乳搓洗全身,冲水。看浴缸水注了六七分满,试了试温度撒了点浴盐抬脚就坐了进去。一系列如常的动作看得威尔目瞪口呆。这家伙……完全不羞耻吗!稍微紧张一下吧喂完全无视有旁人的存在吗!【咦为嘛要紧张羞耻笔者也是不太懂威尔】仿佛听到了威尔无声的呐喊,拔叔侧过脸来看了看他,伸出胳膊取过牙缸放在浴缸边上,心情舒畅:“喝点酒吗威尔?”

滚蛋!

威尔扭头不去看拔叔内沾湿了的一绺一绺贴在颈后的发尾,以及被蒸汽熏得有些泛红的锁骨和胸膛。郁闷的就着牙缸里的泡泡搓洗头发。

“……要下来吗?”威尔回头,汉尼拔摊开手心邀请道。

……

扭捏了一番,威尔起身坐到汉尼拔掌心。“我应该为你准备只洗澡鸭,也许能为你带来点扬帆远航的乐趣”——这家伙绝对是在嘲笑他!威尔以一个毫无杀伤力、又颇具杀♂伤♂力♂的眼神瞪着拔叔。

出于一种……嗯,传统意义上的打碎茶杯的破坏欲,汉尼拔将威尔放在浴缸边缘后,在威尔走几步试图去埋进不远处的浴巾时……他曲起爪子,轻轻的、轻轻的,弹了一下威尔的后脑勺,威尔应声倒在湿滑的浴缸边缘,“你干什么…!”小不点边回头怒瞪老汉边揉脑袋边企图爬起身来……扑通,又是一个响亮的跌跤,“靠…”浴缸实在太湿滑,在威尔连摔了好几个跟头后,汉尼拔终于心♂情♂愉♂悦♂的捏起茶杯,轻轻放在干燥蓬松的浴巾上。

 

入睡以前,茶杯换上汉尼拔新的口袋巾,身上还盖着另外一条稍微厚一些的手绢。他睡在汉尼拔松软的枕头上,在汉尼拔道过晚安,试图翻身入睡时不老实的揪着汉尼拔后脑勺的头发,当汉尼拔回头以眼神询问时又摆出恶作剧被拆穿后的不屑表情。几个回合后汉尼拔叹了口气,“想要我转过来面对着你吗威尔?”“……不需要”被拆穿的威尔梗着脖子回答。“那就好”汉尼拔没有回头,似乎真的困乏了一般。威尔盯着汉尼拔的后脑勺静静看了一会儿,不得不失望的转过身去背对着拔叔。

在威尔十分微弱的酣睡声中,一只爪子悄悄拢起他软热的身子,将威尔摆放在自己面庞边,汉尼拔呼出的鼻息吹动了威尔的额发,威尔似乎有所觉察般挨蹭了过去,直到一只胳膊抱住了汉尼拔的手指头为止。

 

怎么变回来?嘛,睡美人是被王子的一个吻唤醒的,我脚的道理是一个道理。


fin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