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发情期

写拔杯不写ABO跟喝咖灰不放奶精,吃章鱼烧不放章鱼有什么区别!
二设O发情期会长出毛茸茸的狗狗耳朵和尾巴(因为作者想看【做成菜
PWP【只能在肉上赢过官方惹! 

 
 

-----OOC的分割线-----

“威尔…”
“别过来…呼、呃…”
“你发情了”汉尼拔平静的指出。 

 

威尔翻白眼,出自娘胎40年来他只经历过第一次的发情期,倘若不是面前这混蛋把他常用抑制剂全换成维C片,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他在出现场时候已经昭显出迹象,几个Alpha警察在他身边若有若无的晃来晃去,似乎在谨慎考量,嘛,毕竟威尔公开身份是一名Beta,尽管他从未说明,不过谁会怀疑这么一个粗糙落魄的男人的性别呢?然而眼下这位Beta身上却开始散发出发情期的香甜,充满诱惑又叫人尴尬,他的好搭档贝芙丽,一位女性Alpha,不得不悄声警告威尔,在得到杰克的首肯后体贴的以自己的气味盖过Omega的香甜,并体贴x2的在基本工作完成后提前让汉尼拔送威尔回去。


赶在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露出来以前,汉尼拔风度翩翩的解下自己风衣为威尔披上。


从发情期推算停用抑制剂的时间,与威尔交给汉尼拔自家钥匙的时间一致,而今天汉尼拔以一个名不正言不顺而又叫人无法拒绝的什么理由骗过杰克,允许和威尔一块儿出现场,显然罪魁祸首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行径。


一个大写的流氓,监守自盗。威尔的白眼已经翻到快背过气去了。


“我是太轻信了才会随意让你进出我家帮我喂狗…”
汉尼拔半扯半抱的将威尔塞进副驾座,伸手抚上他额头。
“你需要一位Alpha”对方大言不惭,完全不考虑给予抑制剂的可能,威尔气绝。


驱车回家的路上威尔的气息已经溢满宾利敞亮的车厢,味道浓烈,湿度饱满。我们嗅觉敏锐的司机先生不得不加快车速并减缓呼吸频率,避免在到家之前发生意外——一个完美主义者怎么能潦草在车上解决问题,汉尼拔内该死的贵族毛病此刻暴露无遗。尽管一切尽在掌握,不过这次案发现场在距离巴尔的摩200公里开外的地方足以叫他感到挫败。


或者在路边汽车旅馆将就一番,不过……汉尼拔偏头看了一眼副驾座上已经软成一滩的Omega,毛茸茸的耳朵完全显露出来,无精打采的搭在褐色的卷发上。他伸出手来碰了碰,感触到毛茸茸的耳尖轻轻的、不满的抖了抖。


……汉尼拔当机一秒钟,收回手松了松自己领带,脚的自己有点自作自受。


“威尔,你还好吗”


好个屁。


此时此刻,威尔身下的坐榻已经完全湿透了,内里更是一塌糊涂,汉尼拔那丝丝缕缕的Alpha气息萦绕在鼻尖,并未完全彰显,却又绝对的勾引着发情期的Omega。威尔哭笑不得,他现在就想靠过去。如果有内个力气,他会坐起身来狠狠给这个该死的Alpha一记勾拳,然后、然后……

 

他凝起一点儿气力,搭上汉尼拔握着变速杆的手。

黑色宾利在夜间空旷无人的车道上匀速行驶,可能得吃几张罚单。威尔歪过脑袋,牵起汉尼拔的爪子抚上自己面庞,他闭着眼睛,意识迷糊的靠近令他感到安全的所在,汗水混着沉重的呼吸,Omega的脆弱天性和威尔对此情此景所感到的委屈情愫积郁在他胸口。换做在平日,若对汉尼拔流露出丁点的亲昵,威尔当下即以绝对的理智说服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出自Omega对Alpha顺服的本能。然而现在,汉尼拔本人所独有的Alpha气息让他觉得归属和安心,而不是屈从或者别的什么带压迫的情绪。深陷情潮中的Omega又乖又甜,汉尼拔以拇指拭去威尔因情动而沾湿了睫毛的泪水,听他小声的咽呜。

……也许今后该把出行工具换成直升机什么的。立陶宛的贵族博士这么想着,打了个转盘将车停靠在路边,熄了车灯。

汉尼拔叹了口气,解开领带和西装外套,不再压抑自己同样被引诱而出的Alpha气味。他下了车,走到另一边车门将威尔抱出。

“……已经这么湿了啊”

 
 

戳这里:http://ww4.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pge3f0kj30ic36onfh.jpg

 
 

第一波情潮过去之前,汉尼拔慷慨的将威尔的身体填得满满当当。出于浪漫情怀和常人难以想象的自制力,他并不打算在这个糟糕的地方标记威尔。解决了两人情难自禁的初次结合后,汉尼拔将威尔稍作整理,继续以吃罚单的速度驱车回到巴尔的摩。

 

尽管在时间推算上汉尼拔十分清楚Omega的第二波情潮会在何时到来,但在他将威尔抱上自家的床榻后,为了让威尔更清晰的记住已经发生过的事实【认栽,汉尼拔并未为他进行清理。并且在第二波情潮到来足足半个多小时之后,才从自己的起居室起身,以毕生自制力缓步度到卧室门口。 

 

虽然早有预料,不过开门瞬间并没有得到一个熊抱和热吻依然让汉尼拔稍有失望,他走到床榻边,轻拍床上鼓起的小山包,在被一股耗尽气力的蛮劲撞开胳膊后,汉尼拔见到因为长时间闷在被窝里而气喘吁吁,眼眶发红,散发着情欲气味的乱七八糟的狗狗威尔,他的头发乱糟糟,表情乱糟糟,衣衫被拧得皱巴巴,耳朵和尾巴因为惊吓、受到威胁并企图威胁外物而炸开了毛,他分明被吓坏了。显然威尔一直昏睡到第二波情潮将他催醒,以至于他难以识别所处地理位置而企图自我保护了如此之久,汉尼拔没有错过威尔在见到他那一刹那Thank God的眼神。而威尔冲口而出的、带有浓重委屈的一句“为什么才来!”,搭配毛茸茸的耳朵和他自己可能并没有察觉到的殷勤摇晃着的尾巴,足以让汉尼拔将内丁点儿愧疚感丢进精神的火盆里烧成灰。 

 

……好吧,这比熊抱和热吻更让他倍感(得意)欣慰。 

 

他正打算倾身抱住自己受惊的Omega,就被扑倒在地上,感受Omega发抖的湿透了的身躯和毛茸茸的蹭过脸颊的耳朵,以及混着浓浓鼻音的咒骂和埋怨,汉尼拔的精神宫殿开始摇摇欲坠。

 

……OK,大满贯。


当汉尼拔将威尔重新抱回床榻,并以亲吻和爱抚以及一点点Alpha的强势让对方停止颤抖时,我们的威尔也稍稍的回笼了理智,这个以捉弄人为乐的精神变态,即便在酱酱酿酿的情况下也以逼迫威尔的极端情绪为首要。回想今天稍早时候的窘境,以及眼下这一刻,威尔的心情,恐怕只有【初恋男友被好闺蜜抢走不久后重病卧床临死前坦白他是为了季几好而分手因为得的是艾滋】能形容(?

 

他当然没打算就此原谅汉尼拔。

 

他并不想成为一味的被操控、被改变的那个人。也许他比汉尼拔先一步意识到,汉尼拔需要的并非一个复制体。

 

如果不能并肩,而只是作为附庸,那么,那么, 

 

这家伙的人生也未免太孤独了……

 

被迫发情,被迫因为发情而和你在一起,被迫承认自己改变不了天性的从属关系。都让人脚的,实在太无趣了。

 

……谁稀罕因为发情而和你在一起啊。

 

戳这里:http://ww3.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pgwp0v9j30ic3dx1dz.jpg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评论(10)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