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hannigram/拔杯】试衣间

拔叔是某家品牌酒店一层里的Burberry专柜店长,这种职位大概不会每天去店里,这天他过来盘账,中午时间店里就他一个人。就看到一个穿着工装内里搭配优衣库【硬广!棉质格子衬衣的男人走进来,脚步有点匆忙有点犹豫。男人一脸胡渣,卷毛,狗狗眼神。

 

茶杯是附近写字楼里的上班族,顶头上司杰克下个月要大婚,他得打点套正装去赴场。趁着午休时间出来,茶杯在应付社交上讲究速度和效率,才不会去在意巴宝莉和卡纳利或者别的什么牌子从价格到逼格之类的区别。哪家门店近就挑哪家。这类客人拔叔常接触,一套高级正装一辈子用不了几次,最后一次入殓时候穿。

 

作为一个生意人拔叔在茶杯从进店到走近柜台这几步路上就已经把对方从社会地位到收入都大致推演了一遍。不同于一般死气沉沉畏畏缩缩的中年上班族,茶杯在气质上属于那种不在意职场晋升但又绝对不会轻易在同行倾轧里出局的角色。跟普通员工不亲近,但有稳定的发挥让上级青睐他,收入中上,没啥物质需求,但也不必为买几套高级成衣捉襟见肘。

 

就这样茶杯走到拔叔面前,眼神闪烁,换成别的店员来接待大概就当他是来打听价格又买不起的那类客户了。拔叔脚的茶杯原就是不擅长跟人眼神接触的辣种,羞涩,Asperger syndrome。然后茶杯开口了:嗯,我需要一套成衣,参加晚宴的那种,全套。拔叔和颜悦色的问了几个问题,大概是尺码、款式、偏好的颜色之类。茶杯皆以“嗯、大概、5' 10"、暗色、差不多就可以了”作答。低头尽量不碰触对方的眼神的同时又露出了脆弱的脖颈,拔叔眼神来回在他的卷毛和劲弯扫荡了几遍,用十分敬业的口吻细致介绍了一下成衣的版型、款式和面料种种【据说巴宝莉家做风衣出名,西服不是专长。考虑拔叔的格子情结还是套用了这个牌子。

 

茶杯理解高级成衣店的讲究,但他是午休时间出来溜达的,没工夫听完一套从袖扣到领子的成衣科普。不得不中途打断几次,换成一般人早被拔叔当成粗鲁的下等人做成菜【误。但拔叔还是狠贴心的边介绍边带着茶杯进了试衣间为他丈量尺码。

 

拉上试衣间的门帘后茶杯空前紧张,多年的单身生活里还没跟人在如此狭隘的空间里独处过。他脚的自己病征越发显山露水,呼吸加重脉搏加速,解外套的手指都有点儿抖。拔叔站他身后拿过皮尺量他肩宽,手指尽量不碰触到对方,也是敬业。被人隔着皮尺按上肩头两端时候茶杯还是忍不住僵了一下。接着量胸围,茶杯稍微举起双臂,拔叔捏着皮尺绕过他前胸时候往前倾了点儿,就闻到茶杯混合着廉价洗发香波、印着帆船的瓶子的那种须后水、还有狗狗毛絮的味道。

 

一个可悲的、孤立的社会人【社会人这词来自梅奥,撸主在这里装一个两毛钱的逼。

 

拔叔发现自己更可悲的硬了一半。

 

袖长,臂围,背宽,茶杯呼吸越发沉重,拔叔相反屏息凝神,俩人用各自的方式转移注意力。量腕围时候拔叔小心的掂起茶杯手腕,在法兰绒格子袖口上以皮尺轻轻的环了一圈,脉搏在布料下微微起伏,拔叔暗暗涌动了一下喉头。再然后腰围,茶杯从外貌到体型都显得十分年轻,也许正因此他刻意蓄起了胡渣,乱糟糟的卷发显示出一种颓废潦倒的单身汉气质,如果刮掉胡子,将卷发打理一番露出额头,搭配那双蔚蓝的眼眸,整个人会因过分精致而突显脆弱。茶杯对着装打扮并非不在意,相反颇有心理学方面的心得。剥开他刻意伪造的中年男人形象,这是一具颇为艺术的躯体,腰部结实,臂膀肌肉匀称,非要挑剔的话可能有些营养不良,也许是酒精或咖啡因之类的不健康生活习惯造成。

 

往下量臀围,拔叔在裤子的外侧缝系紧皮尺记下刻度,目光所及之处圆润美好。最后是裤长,脚围,身高。拔叔动作优雅,即便躬身为人服务时候也丝毫不显屈尊降贵,手法老练且并不因迅捷而显得马虎。实际拔叔在操作速度上有些水分,刻意的放轻放缓除了体贴以外更多是奇妙的自我满足。面前的中年男人会因为他的碰触而轻颤,散发出来的气息混合着焦虑、不安、以及汗液蒸腾出的香皂的味道。诡异而紧张的气流萦绕在两人之间,连带拔叔都脚的自个儿脖子上的温莎结有些过紧,而周围温度又似乎过高了。啊,试衣间里是应该单独安装一套冷气设备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那厢拔叔正把茶杯从头到脚意淫一遍,这边茶杯脑子里已经糊成一锅珍珠翡翠白玉汤。隐约脚的拔叔不对劲,又脚的是季几自我意识过剩。他这辈子没跟拔叔这类型的人打过交道,非要挨边儿的话市场调研部内个讨人厌的齐尔顿倒是跟眼前这人一样,常年一身三件套,除此之外再无相似之处。齐尔顿是内种自诩尊贵的人,而跟前这人的优雅是镌刻到骨子里的。茶杯对上流社会的繁文缛节本能的回避,却很难对眼前的人说不,任谁都不会拒绝拔叔这样的人。不过话说回来,即便茶杯这样社交匮乏的人也明白拔叔并不需要主动吸引别人的视线,相反他应该时刻谨慎的斟酌社交尺度,避免下等人士对他趋之若鹜。想到这一点实际茶杯是有点儿自卑的,他天生不擅与人打交道,而拔叔在人际关系上显然运筹帷幄游刃有余,他们就像磁铁的两极,象征一切永不相交的事物。

 

在拔叔低头为他量脚围时候他盯着拔叔灰色的一丝不苟的头发神游太空,这会儿他的脉搏频率已经趋于平缓,因碰触而产生的颤抖纯属膝跳反应,冷不丁拔叔抬起头来,茶杯吓一跳,躲闪不及,拔叔一个微乎其微的笑容撞进他眼底,接着拔叔报了一串尺码数字,茶杯根本没听清,耳边轰鸣,心率又开始加速,可能要完。

 

码到这里脚的不太对啊我是要写试衣间play的,可能得缓缓。

 

再然后拔叔直起身来,茶杯吁了口气穿上外套,这里我想写拔叔拉过茶杯胳膊轻轻抱了他一下为的记住茶杯的味道,但脚的这么一搞太突兀太日系小清新。反正他就这么把茶杯拉近了点儿,不着痕迹的嗅了茶杯一口。茶杯感觉到了,不是轻佻不是风流什么的意味,浪漫的牵绊已经显露了丝丝缕缕的痕迹。拔叔这时候拽什么高深的双关语不太合适一不小心可能真被我写成什么纨绔公子哥。但他放低了嗓音就跟耳语似的对茶杯说你的尺码跟成衣尺寸出入比较大,我建议你还是订制的好【这里是拔叔瞎扯的不是作者瞎扯的,茶杯身材标准着呐。茶杯这会儿又不敢看对方眼睛了,视线在对方领结和喉结之间上下,问拔叔什么时候再过来合适。他错过了拔叔难得不带虚假的一个微笑【计划通,拔叔说下周傍晚5点半过后在这里等我,可否。

 

他说等我,将买卖转变成暧昧的邀约。饶是茶杯一个中年人也禁不住这等厚脸皮。胡渣掩盖了面部升温的迹象。茶杯含糊答应着。到这里双方也明白答应的不是订制成衣这回事了,在撩开试衣间门帘以前,拔叔又轻轻拽过茶杯胳膊,鼻翼靠近对方卷发,像闻又像吻。

 

中午的太阳有些耀眼,茶杯走出Burberry店面时候脚的脚步有点飘。他对自身毛病很清楚,业余时候也有些心理学上的爱好。他清楚自己和拔叔之间内短短四十分钟左右的化学反应。他是个中年人,实在不应该遭遇这样的罗曼蒂克。而对方呢,茶杯并不会怀疑对方的用意,他是那么的儒雅、精英主义,不存在戏弄他这样一个死上班族的可能和必要,对方的绅士姿态也充分佐证了这一点,也许此刻对方和自己一样内心涟漪,充满自我怀疑。然而即便对自身再多不解,他们都不会怀疑彼此动机。并非出自什么高尚的爱情观,相反,现代社会的爱情实在太便利了,即便茶杯这样的孤独症患者在一夜情方面也并非什么生手。把彼此的立意假设得浅薄一些,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拔叔想的可就不是茶杯这种缺乏自信的人所想的了。他从来没有失手过,也没有莽撞过。内个中年男人并非因为“有趣”而吸引了他,并被允许进入他的交际范围。倘若单纯以有趣衡量,他可不会对阿拉娜或者贝德莉娅如此失态。并且他想要的才不仅仅是类似和阿拉娜或者贝德莉娅内样的联系。他有种十分新鲜的渴望,渴望被这个男人闯入他的精神疆土,与他建立深层连结,再多的交涉都不会嫌烦。热衷古典文学的拔叔倒是非常准确干脆的将茶杯定义为浪漫文艺作品里才能解释的那种一见钟情至死不渝的灵魂伴侣或者宿命情人。嘛,毕竟拔叔自信除命定以外他的人生绝不会出现什么超乎自己把控范围的事情才是。那么像茶杯这样的意外,只能解释为命运馈赠了。

 

一周时间很快过去,这天茶杯下了班后径直去了拔叔所在的门店,在这周里,茶杯偶尔从门店外经过,并未看到拔叔的身影,而是几个年轻时髦的女店员,想来拔叔也并不常来的。走到店门口茶杯还禁不住担心了一番,还是内句话,不担心对方刻意捉弄自己,相反,因为自己确实太无足轻重了,也许对方已经忘了这场邀约也说不定。甚至倘若记得,也并不能说明茶杯在对方心目中的分量,仅仅是对方良好的教养使然。

 

在看到拔叔立在柜台之后,而店内空旷无人时,茶杯绽放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他现在不但十分肯定拔叔记得他们的邀约,并且更肯定的是,这并非出于“礼貌”而已。拔叔朝他微笑,从柜台后取出装有礼服的礼盒。“上次你离开时候忘记询问你晚宴的时间,毕竟还要预留修改尺码偏差的时间,”他抬起头来看着对方,确保对方读得懂自己的诚意“我叮嘱过缝纫师,希望能将人为的返工量缩减到最小。”茶杯没有辜负对方,他迎上拔叔的目光,笑着道过谢后接过礼盒,在对方殷切的目光下将之打开,一套深蓝色西装三件式,搭配领带、手绢和袖扣,以及一双黑色手工皮鞋。尽管在品位上没什么研究,但至少茶杯明白这里头有哪些是拔叔夹带私货。

 

“我应该递上自己的名片,并留下你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以便客户随时联系更换订单”拔叔又补充道,“然而上次我什么都忘了,我希望你明白,我从不犯这样的错误。”

 

如果拔叔能用一种更加公事公办的口吻叙述这件事,倒还有点儿像道歉,而不是调情什么的。

 

茶杯咬住咀嚼肌,以免自己笑出声。他咳嗽一声,嗯,装出一副挑剔样儿指着并不属于订制西装的内些物件说,“我对贵店员工以权谋私这点不敢恭维,现在我得检验一下这套衣服的尺码和工艺了。”

 

在步入更衣间时候我们有点儿单纯【笨?的茶杯并没有多想,而是认为试完衣服后俩人大概会一块儿吃顿晚饭什么的,再之后的,茶杯可没敢进一步假设,他在遇见拔叔之前还是个异性恋,并且以他浅薄的心理学知识来判断,拔叔也并非天生同性恋者。

 

在步入更衣间时候,拔叔也是这么想的。

 

但在茶杯略犹豫的脱下工装外套,解开两颗衬衫扣子然后一股脑的将衬衫拉高、以脱T恤方式粗鲁的脱下格子衬衫,露出里头的棉白短T时候,拔叔就不这么想了。

 

以下戳链接↓

http://ww4.sinaimg.cn/large/0062vcn5gw1f3spgoq5dgj30ic5gob29.jpg 
http://s.t.tt/56pQNd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83485-1-1.html

 
 
评论(22)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