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乱七八糟

---------

我在这个LOFter上有好几篇隐藏日记,不是说我会有把它们公开的一天,而是像今天这样,当我想表达点什么,我会随便挑个日期,把内容贴上,它会显示在归档里,但不会显示在首页,避免不必要的带入。

---------

这个性别选项是蛮二的,毕竟上LO又不是上厕所。

然而矫情装逼和性别认知障碍是两码事,大家都是普通人,不要动不动带入受害者身份,也不要动不动搞不清自己性别。宅腐圈真是傻逼培养皿,种种表演型人格常发病于自诩三观正的二次元智硬少女之间,在精神胜利法中顺利把自己带入到刘胡兰的形象里去,感觉自己在和敌人舍身相搏慷慨就义,充满古希腊悲剧式的英雄主义色彩,顺便过把明星瘾。

真的,非常希望各位在担心这个世界是不是故意跟你过不去的时候,多给自己提个醒,人家不是跟你过不去,人家只是忽略你而已。嘻嘻。

指望别人来给予自由和公平内都是国产小本科生吧?流连小粉红那种?作为一个不赞同网易做法的老油条给各位指条明路——花钱把LO买了,或者花钱办一个LO2.0版自己玩儿,性别随便你搞出五六七八个,没钱别吭声了,人家办的是网站,不是慈善。

我举个栗子啊——

你上别人家吃饭,发现人家没给你摆餐盘。

正常人到底是指着主人鼻子骂他照顾不周还是默默出门右拐?

不要去问@LOFTER 为嘛不懂你了,你的世界只有你妈懂。


---------

以前,我每次,在一些非常纯粹的娱乐消遣之中,看到有美少女们一本正经自鸣得意的科普、抒发一些我脚的非常傻气的东西,比如XX世界政治格局,比如ABO的生物学合理性,比如取义成仁的英雄主义咏叹调之类,就会有种世界之大非我所及的恐惧感。完全不明白这种感动了自己而尴尬了别人的趣味是源自太强大还是太渺小的世界观。可能每个孤枕难眠的夜晚都要对着自己的科普和抒情撸出血了吧。

现在不了。

过去是我不懂事,想得不够深远。 

如今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我庆幸在这残酷的世界上居然还有比季几更值得同情的傻逼。

------------

果然观点这种东西,再过了一阵子看,又变成一场羞耻play……很抱歉,也请不比原谅,错误的部分,我会慢慢改的。相比从无聊中找寻乐趣,学会在恶意中找寻乐趣更重要啊,否则生存大概会很艰难…

------------

大部分精神病学知识都是汉尼拔剧里原原本本的东西,看汉尼拔时候也不觉得就怎么逼格了,当言情剧看的,很快乐。作为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反智主义者,我认为一个爱收集口红、香水、包包的姑娘可比一个爱看书的姑娘可爱多了…我爸要我多看书,我就端起一本瑞丽。

------------

文化界推荐书单前总要扭捏的贬低一下书单意义,先哲有言,推荐书单歌单乃至菜单,重在夹带私货,一定要高效培养自己的同类。同人文作者的晒书单和荐书单则还停留标榜自己身价时候的启蒙阶段。希望当她们说出XX翻译不行、XX除XX之外可读性不大、XX和XX相比起来balabala…再从豆瓣知乎句子迷拾人牙慧改个定状补就当成自己读书笔记的时候她们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杨绛对年轻人有言“书读得不多想得太多”——我倒不怕书读得不多的,我怕那些自诩爱读书的,当他们聚集在一起时候,散发的味道实在叫人望而生畏。

------------

出于道德和礼貌,我希望自己能尽量不把个人想法体现在同人文里(一篇同人文如果能让读者看出作者的三观和经验,说明作者狠不上道吧…

每隔一段时间(也许一周也许三天),我重新审阅自己之前的发言,总是要怀疑自己为何能够如此理直气壮的犯傻逼。

热情和理智的确是呈负相关的…好多话回想起来,毫无疑问都是情真意切,也毫无疑问的…特别叫人尴尬…

我在粉群见识过不少八卦,比方某某曾经几时几点几分在何处说过什么话,与现如今言论相左,可证其“精分”“打脸”“虚伪”…这可真是不让人说话了,我去年以前还不敢吃榴莲呢…今年就爱上了榴莲千层糕。

再说吧,通过一两句话要证明谁傻逼,也够纳粹的…什么话都有个语境心境,退一万步说,哪怕某句发言真是落了下乘了,也不意味着此人就“不行”了。要我说,人家正确的时候你肯定,人家错误时候你否定,岂不永远是你正确…

------------

lo有个匿名提问功能,大多被问到的问题是这样的:最近看什么书、最爱哪部电影、推荐个歌吧、学历几何呀…感觉跟看小学同学录似的…不管是提问的人还是回答的人,真是把人类最猥琐的地方都表露出来了…自己不知道而已。健全的人格让人尴尬…酷酷的人格更让人鸡皮疙瘩…大概应了没品笑话那句“社交之所以累,是因为每个人都试图展示自己并不具备的特质”。

------------

LOF有篇热度上千的文章叫谨慎处理同人文中sex暴力情节之类的,我顶不乐意见到对文字设立道德底线的,道德是人为的产物,标准时刻在改变,且恕我直言,如果有人仅凭几部小说就犯了什么错误的话,那以这些人的双商而言,他们就该剥夺被世界善待的资格。而即便没有这些不道德的作品,也无法阻止这部分人在任何情况下犯错。

再退一万步,你不接受不要看就是了,道德是义务,不是权利。

“不原谅这个,不原谅那个。这世界上但凡是个恶人根本人家也不需要你原谅。”by暴力仓鼠

------------

时隔多年依然可以遇见时下新鲜的姑娘强调自己工科出身,那种岁月可待的赶脚,就跟现在还听见年轻人用元芳你怎么看这类句式似的…啊,素质和思维方式,能是标榜了就有的吗?何等残疾的教育才会让一帮文傻姑娘学了个自认为聪明的专业就认为自己掌握了智慧呢。

我不是女性厌恶主义者,但真相往往是很残酷的,女人的容貌与主流价值观之间存在某种程度的正相关。女人看待自己以及外物的方式无不与其容貌姣好程度有着巨大的关联。如果她更美丽,那么她就会更慷慨,更宽容,更富有同情心,因为她容貌可爱,别人待她也更宽容,而她看待世界的眼光也就此更积极。童话故事中穷人善良温柔,有钱人邪恶歹毒,但现实是,假如你从小过得好一些,你看待世界也会天真些,待人接物也疏于防范。反而是贫穷人家,未能得到命运的垂青,需要主动去争取一些什么,因此更富有攻击性,也更擅长防备和算计,一个人穷怕了,也就无所谓下限了,反正他们什么也没有,更不在乎失去。所谓穷生刁民富养良心,莫不如此。

言归正传,如果一个女人避而不谈容貌,或对此轻描淡写,而用一种近乎歇斯底里的狂热鼓吹自己的“素质”“文凭”“阅读量”,这种心态就变得很有点悲哀的味道了。我念书时候,学院里的丑八怪一旦提及人文院的漂亮姑娘,总要称文科的姑娘满脑子狗屎连麦克劳林公式都不知道。桂枝教育之下念文科的姑娘确实显得不够聪明,好歹有史哲沉淀,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一旦有姑娘念了理工民科,就误以为智商得到认证。每每自以为是起来,常常是另一种low逼作态。我们学院那些丑八怪的谈话一点也不能让人感到她们的骄傲和自尊,相反,这些丑姑娘处处都在体现着她们是多么的恬不知耻,多么的可怜,无知,脆弱。

阅读量向来是最不占成本的装逼方式(点击阅读《怎么评论一本你没看过的书》),你以为一个姑娘爱看书,看很多书,是代表她不向这个肉欲的世界妥协?恰恰相反,不过是用一种自以为高明的手段讨好这个世界罢了,减肥整容买漂亮衣服鞋子都那么难,download几本书还难么?知性当然也能美,只是桂枝从没有什么真正的知性姑娘,变着法子抖骚罢了,看流行的国民才女即可知。

我现在依然捍卫年轻人应该上大学的立场,无非是对极少数学府里的学者还存在些许敬畏,说到底,上学比上街安全多了。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