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草莓地

 
   

一个偶数强迫症的更新

这个博客只剩一个拔杯坑了,喜极而泣。虽然和刚完结的EC一样都是丧丧的坑,但面对拔杯不知为何保持了HE的记录(虽然蠢蠢的…
七八月份会被封面设计和内页排版填满…似乎都跟现在正在吃的CP无关。还是会见缝插针补拔杯。好想赶紧把欠的债都还掉,不然根本没法轻松的玩起来。

是说填完EC坑之后还以为终于能从EC这艘豪华巨轮回到拔杯家的独木舟,结果看了异形后被大卫和沃特萌得不行!为什么首页太太都是大卫受!想看大卫日天日地!天惹他毁灭星球时候的表情简直心碎!好像他不是欺负人的一方而是相反一样!大碧池!当他回眸哭泣时候一个反派控在荧幕前徐徐落泪。

以及我真是拿出十倍看汉尼拔的勇气才敢去看异形…各种影评和设定科普看得我赶...

 
 
 
   

【cherik/EC】白日做梦有理(完结)

莫拉告诉我打算收养你的时候你猜我在想什么?查尔斯坐在餐桌前拿叉子拨弄淋了枫糖的贝果,艾瑞克坐在他对面消灭那盆鹰嘴豆泥,对他突如其来的提问有些懵逼。

讨厌?麻烦?

「哦」。

「哦」?

他们俩都笑了。

我当时并不是个讨喜的孩子,无论你的动机是什么,艾瑞克停顿了一下,或者你根本没有任何动机,但你的选择成就了我。他握住查尔斯的手背,拿嘴唇碰了碰。

查尔斯把爪子抽出来,撇嘴,你现在也不是个讨喜的孩子。

他把餐盘推到一旁然后往衣兜里去摸烟盒。查尔斯烟瘾一般,不过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他会这么做。

很多人对孩子有看法,喜欢孩子取决于他们如何看待他人,讨厌孩子取决于他们如何看待自己。

他夹着烟...

 
 
 
   

【cherik/EC】白日做梦有理(5)

这章只有肉渣


查尔斯这周来食量骤减,每天早出晚归,也不让艾瑞克接送,艾瑞克每天能在自家楼下看见那辆该死的宾利。


警察那边有消息吗?早晨查尔斯打开车门前将啃了一半的三文治包起来叠进公文包里,他可不敢在汉尼拔的车里吃东西。

让我们再等等。宾利平稳驶出庄园,汉尼拔觉得车身能被来自二楼的视线灼出两个洞。

这儿是纽约,疯子他们见多了,不到出事几乎请不动他们。查尔斯摇下车窗,对着二楼某个方向没什么意义的挥手。

他早晚会出现的,为了你。

我希望他动静小点儿,哪怕是在我家也成,我马上要评IEEE的高级会员了。查尔斯拿出功利的派头气定神闲,显然没把身家性命挂在心上。

艾瑞克还不知道吗?...

 
 
 
   

乱七八糟⑤

如果被评价“写得很好”代表一种肯定,那么被评价“写得很哲学”,就接近于一种讽刺了。成就感为零,恐惧感无限。即便出于善意,也无法改变客观上这是个笑话的事实。幸亏仓鼠太太有言在先,当读者喜欢一篇文,把作者比肩凯鲁亚克马尔克斯伍迪艾伦的都有,这是同人圈常态,不必多虑。

我猜对大部分作者而言,写同人的本意就是看两个角色爱来爱去,一切超出这个范畴的表达,都带有点儿忽悠意味。且不说同人作品真能达到什么思辨的高度吧,哲学这样高深莫测的补语,面对同人这个纯洁无辜的宾语,就像姜文加入星战,两者都没问题,搭到一块,实在是跌了各自的身价。

黄章晋被好友罗玉龙捧为当代鲁迅时候大概也是这种心态吧,话说现在走国文坛怎...

 
 
 
   

【cherik/EC】白日做梦有理(4)

暴雨打在盆栽上。

艾瑞克对着含泪的姑娘叹气。
他和查尔斯长相上没有丝毫相似之处,自然很有说服力。
我不是他某个该死的兄弟,事实上,我是他该死的同居男友,谢谢你姑娘,我该给他两拳,为你和我。
多年经验之下艾瑞克知道如何用最少的词汇量和最高的效率解决问题。
那姑娘抹着脸转身就跑进雨帘里了,艾瑞克在心底对她评价不低,乖巧,懂事,知难而退。
这比上一个大着胆子暗示3P的男人好多了,也比上上个莫名其妙扇了他耳光的少妇好。
他回到屋里,查尔斯捧着杯热可可从厨房里探头探脑,
走了?
为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我希望在开学前不要再遇到上门事件。
谢谢你提醒我不该在办理朝代信托时候和客户经理搭讪,她们随时能调出你的家庭地址。
查尔斯...

 
 
 
   

【cherik/EC】The Harlots番外(书房普雷)

大意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性交易…早滋道应该答应叁弎太太输了就给她捅屁股,再也不敢小瞧桑嗨宁,桑嗨,国际化大都市,又名成都,绰号重庆。


The Harlots番外(请当作独立番外,毕竟你们叁弎太太是只A,而我作为一只弱柳扶风的Omega在炖肉这点上只有哈哈哈的份…

------

雨水打湿了通往吉诺莎城门前的石板路,马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查尔斯靠在庄园的窗台上,在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身影时候稍微往后撤身,透过雾一样的纱窗,他看见那抹身影朝他所处的二楼书房仰望过来。

讲道理,如果他能看见来自一楼门廊的视线,那么相对的对方也能看见他,但查尔斯还是自欺欺人的坐回书桌前,好像他那本一个下午也...

 
 
 
   

【cherik/EC】白日做梦有理(3)

对不起,我又怂了,再分一章。

------------


门廊外人影隐绰,建筑的轮廓在雨幕之中像一阵轻烟,远处是灰濛濛的厦宇,脚边是油汪汪的新绿,艾瑞克十七年来从未如此慷慨的将目光瞥向这大千世界,要说那一吻带给他狂喜和雀跃,那是没有的,艾瑞克那点贫瘠的天真早葬送在查尔斯年复一年的泰然自若中,他亦步亦趋的跟在查尔斯身后,发觉那片背影越加陌生,一种名为查尔斯的伤害早已渗透皮肉,镌入肢骸,赘生在他灵魂的磐石中潜滋暗长,远比他的记忆更长久,他审慎的拉开一段距离,像提防一头慵懒的猎食者。查尔斯带领他穿过苗圃中的石板路,教堂外有个蓄水的池塘,霏霏春雨洋洋洒洒地飘在水面上,连荡...

 
 
 
   

一篇定时发布的日记【因为太羞耻了决定先刷到首页后面去再悄咪咪的开放……

 
我老跟人说,我根本不敢关注喜欢的太太,怕对方看到新增粉丝点进主页后对自己产生怀疑:现如今我只能吸引这样的脑残了吗?

  

这个太太人称白鲸俱乐部,乐乎ID【whaleclub】(可以去试着搜一下是否有适合自己的粮,但请别将这篇日记败露出去…


我看过不少同人文,它们措辞有趣,剧情可爱,肉也很好吃,它们让我感到快乐。

但也有一部分同人文,鉴于我自己是个偶尔写文的人,我必须承认,有些同人文让同样坐在电脑前打字的我感到痛苦——确切的说,感到羞愧。

它们并不是为了讨好我——以及所有阅读它的人而书写的,当然,它也并不是为了抒发自我而书写。要说出于对原著的爱的话似乎对其他作者又过于冒犯了——毕竟爱意这种东西没有高低之别,且不客气的说,大多原著本身已经有讨好市场的倾向,所以也无需将粉丝划分三六九等。

这些作者让人羞愧的地方在于她们跑在了官方的前面,沿着既定道路穷尽了千万种可能。她们不是爬过去的,她们是舞着过去的。这种步伐上的平衡和优美十分罕有,大多数人写起文来,力度过猛的叫OOC,力度不够的叫脸谱化。如果把写同人看做一项体育竞技,大多数人自然是写作上的业余者,而她们的显著特点是专业,不仅仅是技巧上的,还有种种不可言说:她们不依赖共情也不依赖冲动,她们已经不会为自我怀疑而挣扎了。这种醇熟不是靠作品数量决定的。

这点点天赋上的区别未必泾渭分明,但你一定能从一个作者的来路判断她是个怎样的人。我爱的作者无疑都保有这样的特质。

 
我不是什么多愁多病的小粉丝,赞誉理当让人快乐,同人文手中,我对道格拉斯、暴力仓鼠、dynight、hui.feidelus这几位作者穷尽溢美之词,她们风格迥异,我不管不顾。说真的,褒扬有实力的太太也算给自个儿品位贴金了。唯独对白鲸,不是不想,是不敢。

  

也不知道是视奸了多少个日夜、每次想看动态都得调出搜索框手动输一遍账号的数个月之后,痛定思痛,放飞自我,该关注关注,该点赞点赞,相信太太饱经淬炼的神经,应该很习惯生活中这点微小瑕疵的存在。

  

要说怎么上喜欢她,好像也没有太深刻的理由,她在我入坑以前写拔受,随缘删得一干二净,AO3上相关tag关闭状态,我写拔杯,城乡结合部小言情的那种,我写得开心,但也知道对硬汉派而言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存在,她大多风采我是道听途说的,我喜欢标榜“我的太太都在冷圈,他们根本不需要靠读者证明自己文字的价值。”指的正是她。但要说多迷恋她的行文,大概也没有,翻翻她的帖子,电影都看过,CP全无感,走马观花,浮光掠影,知道她好,也知道自己这点修为不是她的什么钟子期。

 

海伦说“我占有它有一种罪恶感,那么漂亮的封面和烫金,它理应属于某个英语国家的图书馆才对。”大概就是我这样的心态, 白鲸太太理应匹配最好的读者。

 

当然这些都是偶尔在乐乎首页刷到她的更新时候会闪现的念头,我要上班要还贷要搞对象,偶尔刷个网不是看龙马文学就是看保定文学(《一次突如其来的性生活》之类)。

 

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网文遍地,读者和作者之间有千百种微妙情绪,滋味大致相同。 

 

如果不是她上周在乐乎贴出清理二手书的书单,我猜我永远不会开口和她说上一句话。

 

身为一个脑残粉我应该把所有书买下来然后霸气的说这堆二手书我为你承包了,又作为一个尚存一点理智的脑残粉,我猜这类行为除了让脑残两个字熠熠生辉以外没有别的意义,我谨慎的看了书单,挑了四本,我珍惜我的羽毛,哪怕它是灰色的。

 

回信很快,程序流畅,我收到她的支付宝账号,看了一眼,还是个QQ邮箱,带号码的那种,我已经过了把结交太太当集邮般收藏的年纪,我付了钱,价格低到——不是共产主义,是扶贫济困那种。

 

她说,因为快递箱子大了,塞了企鹅明信片防撞。我当是几张垫纸没放心上,那时候我介意的是她发的顺丰快递,几十块钱的书花了20块钱邮资,不管我再怎么自以为淡定吧,也是到了说不过去的地步了。

 

然后拆开包裹时候我就惊了。

 

她说企鹅明信片就真他妈是一套的企鹅明信片,100张,带包装盒的那种。这套明信片似乎已经很久不在市面上流通了,国内标价参差不齐,很难判断新旧。并非什么矜贵的绝版之物,但倘若不是有心,一般人大概没有这样的雅趣。


 

书本都是硬壳装帧(除了犹太警察工会是唯一铜版纸封皮),说九成新也有苛刻之嫌。

 

当然,鸡贼如我想了许多能让自己好过点儿的假设,比如,也许这套明信片就像中秋节昂贵的月饼礼盒一样,是别人兜兜回回的转赠;比如,也许作者已经脱离那种热衷收集文艺加工品的小清新口味;比如,也许这是她海外购得,物美价廉……但无论怎样,我收到一套心仪的明信片,我甚至没想过会拥有它。尽管她选择了令人好消受的说辞,“防撞”之类,但我仍然一厢情愿的将它当做一份礼物,见鬼谁会情商低到真的将它当做填充物呢。


我没法猜测她种种神态和举止,我尝试真诚的道谢,努力不让自己显得太局促,我至今不去细究她是个怎样的人,拥有怎样的表情,在人声嘈切、比肩接踵的世界里,撼动人心的正是那样一张叛离人潮的无声背影,不时的,我总想回头去张望她,像张望一幅漠然不动的风景画。


真希望自己成为一个配得上喜欢别人的好人啊【脉脉温情地。

 
 
 
   

【cherik/EC】白日做梦有理(2)

太寂寞了,写了一章,连着两更没肉,可以去剖腹了。

前文有点久远,在这里

----------


店里已经没什么客人了,本来光线就差的地方,在天寒地冻的季节,外头的风雪和屋里的暖气一交融,空气变得潮乎乎的,混着烟和酒的味道,让这间裸木装潢的酒吧显得越发逼仄,瑞雯在店门口挂上打烊的牌子,再插上门闩往回走,她穿着酒吧制服,她从圣诞假期开始在这里帮工,她才17岁,但这里是纽约,她一边擦拭酒杯,一边对趴在吧台的少年说,
《月亮和六便士》里的男主人公,一个伦敦的证券经纪人,也叫查尔斯……真神奇啊,在他40岁那年,他留下一张“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的字条后,离开了多年的妻子和孩子,前往巴黎画画...

 
 
 
   

建筑专业在同人文中的部分细节勘误

建筑师和医生大概是同人文里的两大热门专业。以前看过医学生科普同人文里的医学常识错误,实际真的有多少作者受惠我也不太清楚,因为如果一个作者想写得靠谱些她会自己去询问相关专业人士,这类科普帖最后也只能沦为吐槽帖罢了。

我其实不太会去看自己专业的文,主观上就是容易看偏,偶尔为了PWP而点到的话,也都是奔着重点去了。我觉得设定有误也没什么好槽的,无非社会经验不足或者百度出错了,现在记下的也都是无伤大雅的细节问题,希望这里是不带吐槽的为建筑专业在同人文中的应用提供一些勘误信息。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范围局限国内,但类似工种和开发流程等大设定国内外是共通的。

1、建筑师分类。
建筑师按设计阶段大致分为方案设计和施工...

 
 
 
   

【cherik/EC】起风了(番外)

……本来这应该是个肉番外的,自从被人说写的肉不咸湿还狠少女(真的难以释怀!),再没法理直气壮夸自己是颗多肉了(一直以多肉自居,没想到真的是自居!),以后请叫我清水作者┭┮﹏┭┮


顺说这是网盘里翻出来的……原本要写南美的一段谈恋爱经历(其实是想看穷兮兮的万磁王…),连载的时候自家电脑写一半存一份,到了单位摸个鱼又存一份,开会时候手机记事本码几个字再存一份……经常就会忘记最后一份存在哪里。


---------


南美能刷卡的地方不多,他们遇到最棘手的生存问题,现金。


万磁王怎么会是为金钱操心的人,他们的车在叫不出名字的沿海港口抛...

 
 
 
   

【cherik/EC】起风了(完结)

没有肉
-----
 
一个人一生中有多少时刻会思考“死亡”这样的命题呢…贩夫走卒始终前进在向往永恒的道路上,可是对于两个穷尽天涯的亡命徒而言,“死亡”已然是一趟远远就能望见的高速列车,随时准备将绑在轨道上的他们铲进历史的焚尸炉里。
 
千疮百孔的吉普车开上船,三月底的南美洲终于等来了他们。
 
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查尔斯和艾瑞克感受到一种归乡才有的喜悦。查尔斯话多了起来,一会儿研究地图,一会儿向艾瑞克打探他们从前的故事,到了南美本可以放缓节奏,找找热闹的城镇重新整顿一番,但查尔斯不。
 
艾瑞克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没有勇气深究。他太累了,在终于能看见目的地的地方,一个人才...

 
 
 
   

【cherik/EC】起风了(3)

赶在八月尾巴复健一下XD(然而只有肉渣…

内容有点多我怕自己看乱掉了…就先贴一部分吧,下章一定完结><。

-----


真希望能在日记里平静叙述“曾经有那么些日子…”的一天早点到来。


大片的玉米地整齐向地平线蔓延,云层密密匝匝堆积在上空,他们在蒙特雷停留三天做补给,换了车胎检查了保险丝,艾瑞克在新买的地图上打好标记,墨西哥的道路标识不比美国,好在他西语流利,沿135D国道笔直往南,就是瓦哈卡,再往东去,200号免费公路上多了警察拦路检查证照。在危险四伏的中美洲,边境公路就像战地前线,好几个道口上,挎着冲锋枪的黑衣警察拦路查车,大批迷彩服士兵站在...

 
 
 
   

#《蛾摩拉》自印本发布#

以下是美工的碎碎念:


在撸否上我最乐意干的事是蹲仓鼠太太的坑…

最怕干的事是给仓鼠太太撸封皮。


所谓天下设计一大抄,在扁平化和宅寂设计当道的如今,每次给仓鼠太太撸封皮,打开所有参考网站,都会陷入一种抄无可抄的窘境…


怎么说呢…仓鼠太太在文字方面的审美情趣和设计方面的审美情趣还是有相似性的。

比如刻奇、暴力、cult。


如果仓鼠太太在文字上的审美属于《低俗小说》,那么她在装帧上的审美则属于《杀出个黎明》。


蛾摩拉的自印本是还没开连载就商量过的,正式敲定是在连载到第七章左右。因为上个月忙吐了所以封皮直到上周才动工。


仓鼠太太原话是:我要求不多,比感官革命牛逼...

 
 
 
   

乱七八糟④

------------

乐乎有个热门帖子叫《如何成为一个写手》,就说模仿洛丽摩尔的那篇,看完我整个人又感动又懵逼(有点像看文艺电影,画面狠美好,就是没法共情),我以为是因为我文写太少了,体会不了文人内心戏,拿去问仓鼠,仓鼠是这么回答我的:

“如果一个人认为现实非常美好,他肯定不会想写文。现实足够美好了。
如果一个人长期写文,生活就像是风筝一样,而太脱离现实,好像线绳断了。这时候自己又飞的很低,会觉得得不偿失。实际上这都是计较的结果。如果写作不能使你有感情波动,最好放弃,如果能,不论是哪方面的,就继续,如果喜欢写的话,现实中的很多东西也会看得更清楚。不论干什么,无妄心是很重要的,人们百般自我...

 
 
 
   

【cherik/EC】白日做梦有理(1)

一个豆丁E和一个成年C,养成啦单箭头啦吃干抹净啦都有,也只是有而已(并不是喜闻乐见的少妇查)。

所有EC文都属于腿毛,没有她大概没法继续萌EC……幸运的是她并不看我写的。


这章没有肉。

-----

艾瑞克第一次见到查尔斯的时候……


等等。


艾瑞克第一次见到那混蛋的时候。


艾瑞克今年8岁,瘦,黑,吃不饱,裤子上打着补丁(不是装酷那种),小脸倔强,脾气很臭,对这世界意见很多,但他已经学会沉默。


新来的生物老师据说从大城市过来,三件套穿得很讲究,口袋巾折成一字型,搭配佩斯利涡纹旋领带,第一堂课带来了器官模...

 
 
 
   

【hannigram/拔杯】一个短篇

就算迟了还是要说…丹西先生生快!


陈子课说她想看一个所有人都知道是谁吃了人但每个人都选择缄默的故事…这命题太高大上了……爬了一个月…简直像挤一管已经瘪掉的牙膏一样,一般说来,拧巴的产物最难看…但还是这样放出来了,只有很少的肉渣。

陈子课还说,哪怕只写几百字她也看,我想她真是太瞧得起我了,什么时候我能用几百字讲清楚话就好了……

本文服务于命题,并不代表作者的CP观。

P.S.真的有首歌叫《一个短篇》,来自走国中老年男人的品位。

----


『旋转 跳跃吧

他感到连晚风也在头痛』


这有什么好猜的呢?

威尔想。...


 
 
 
   

【cherik/EC】起风了(2)

想让温斯顿尽快上线……于是又写了一章。


本章有只尚未出场就便当的茶杯……

----------


查尔斯小时住在英国最北面的高地,一座以苏格兰民族为主要人口的小岛,海风凛冽如刀,积雪厚重及膝,广袤无垠的苔原仍有大片土地尚未承载人类的足迹,泉水四处流淌,草色翻涌滚荡,天地间没有留下哪怕一串脚印,大自然主宰了他童年的一切。少年时查尔斯随父母搬迁到美国东海岸,与费城为邻,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沿西几公里的地方,就是韦斯切斯特郡,聚集着纽约的名流权贵,与他大脑里浩瀚而庞杂的声音相比,后天培养的人类文明如同一双不合脚的鞋子,让他每一步都像走在刀锋上。后来父亲过世,母亲改嫁,...

 
 
 
   

【cherik/EC】起风了(1)

捂住!hannigram圈的人不许看!如果有fannibal因为我(拔杯写到崩溃只好离家出走找寻心灵按摩)而被EC拐走我会恨季几的(好恨按着我脑袋塞我一嘴EC安利却不产粮的仓鼠太太)特别指出那些一人可以撑起一个圈的生态的谁谁谁(嫑怀疑说的就是你你你!)


这篇系重温dynight的《失语症》、《疯人院》之后的奇怪产物……大概是古巴海滩后X战警被抓走的故事……结合原著中X教授被史崔克精神操控的设定(并没有,一个不太健康的查尔斯和一个很孤独的艾瑞克……想把温斯顿借给这样的两个人。


因为找不到人送(不敢艾特认识的EC小伙伴),所以这篇就送给麻婆豆腐小姐吧,希望她不要...

 
 
 
   

【cherik/EC】君死给勿

6月22日添加:

因为被我特别尊敬的写手推荐了,按耐鸡冻之情赶紧先来坦白一个事实是,本文的查尔斯并不“教授”,他OOC,而这OOC源于我对演员的妄想。写这篇的初衷是我在詹一美生日时候一句玩笑话——“这枚小青年的开朗劲头,是那种,挂着个热气腾腾、一点都不偷工减料、也一点都不为难自己的大笑容牵着你爪子说'小姐,今天天气这么好,不一起去自杀吗?'然后你就会义无反顾提着小裙摆跟他欢快的去跳河。”

自杀查查是我掰碎了一点点詹一美糅进去写的,海涵,-)

--------

开膛手兼心理医生艾瑞克/自杀爱好者查尔斯

…写完就被告知法鲨要演jack,好吧,Entering Hades+文野AU,艾瑞克...

 
 
 
   
4张

因为要跟三次元朋友卖安利,除了原剧、随缘、撸否……好像别的去处也不多。里八神说,读了什么书,有什么信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多了一种说话的拍子和词汇,比如“欢喜觉知,合掌顶礼”是佛学风;“知他已得了启示”是基督风;“了不起!想来,倒的确是如此”是日系风…就这些腔调而言,我们成为一个更丰满的人,具有了被转述的力量……

推荐了微勃的语C,是说威尔的语C真是位温柔的人啊。

 
 
 
   

【hannigram/拔杯】上车

起因是贵圈的啪太……↓↓↓

http://weibo.com/1639678597/DsDIKAQQE


“头晕、气短、汗出、脉搏加速、四肢无力、瞳孔放大……威尔,你发情了。”
“去你妈的,你在密室里待半小时以上试试。”威尔抹掉脑门一层薄汗,嫌恶的甩到汉尼拔那边。


什么都别说了,上车。

 
 
 
   

【hannigram/拔杯】北美吐槽君(小段几)

给小趴的回礼><天惹这样下去贵圈永远不缺产出【跪

其实是我在电脑前憋了一上午,只憋出了不到三百字的《谎言》(下),虽然私下说写不到HE就坑掉,不过大概还是想写完吧,写得很慢就是了……为了不把今天蹉跎过去,捏个梗,很䨻,不敢带tag(捂脸

--------------


北美吴彦祖,球翻牌球马赛克。

标题想好了:快结婚了才发现对方泰迪附体怎么办。


百分制题主3分,这三分里,1分给房产(郊区农舍改造,不值钱),一分给狗狗(题主想到自己有7只狗狗,题主想给自己打满分),一分给学历(H-index大于70的内种)——对,没有颜值。至于题主男友,呃,3...

 
 
 
   

【hannigram/拔杯】永远的谎言(中)

夜晚郊区的风吹得他头疼,他几乎一进屋,就被一股力量猛的压在门板上,狗狗们为这巨响吠得更大声,可惜贝弗利的车已经开远了。

他脑子眩晕了片刻,身后的温度压上来,声音咬在他耳朵边。

“就这么想死?威尔,你永远让人意外。”

他额角大概是撞破了,有温热的湿意淌下来,带着腥甜。


他全身绵软,没什么气力,缺氧造成的昏沉感好像又变得严重了,即便如此,他还是发出了讥诮的轻笑。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而我不过,比你预期的多走了一步。


“你想永葆对我的好奇,我替你做到了。”


明尼苏达州的夏夜是如此酷热,为了寻找丢失的时间,他们站在血染的厨房,像坠入十...

 
 
 
   

【cherik/EC】4:48

实在找不出敏感词了,请移步随缘 or ao3

 
 
 
   

关于EC和拔杯的拉郎设定

我是真的想过写拔杯EC双CP文的……

设想的阵营是Erik和威尔VS汉尼拔和Charles。

天哪……平民组对阵土豪组……


大概是个现代办公室背景,我认真列了一下关系网,应该会是这样……感觉很科学……【等等


 
 
 
   

【hannigram/拔杯】永远的谎言(上)

提前标注一下这篇依然会是实打实的HE,不带开放式结尾的那种(翻译过来就是OOC的意思)。

每填完一个坑,我并不会因此松口气……而是对自己笔下的OOC产生强烈自我厌恶OTL

------------


想听你说一个永远的谎言 说我俩仍在路上 

想听你说一个永远的谎言 千万别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请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 告诉我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我


威尔出来时候,是泽勒来接的他。

“找地方吃点东西?”他靠在车门上,拿指头转着钥匙圈。

“不了,我得先回家打扫卫生。”威尔一边把行李包扔后座一边回答。

他们...

 
 
 
   

【hannigram/拔杯】很高兴遇见你(下)

今天是法鲨生日啊!【然而跟拔杯有什么关系lia……于是让他相方出场了一下XDDDD

To趴:边写边笑……

-----

名额确定后接下来的流程快得多了,项目启动在夏季,参与人员会先提前过去进行一个月的Famulatur。汉尼拔忍不住猜测如果那天威尔没有被同事戳穿,那他会在什么时候、又以什么面目和谈话来通知汉尼拔呢?


随着日期逼近,尊贵的宠物医生发觉似乎对自己的心态过于乐观了。他不得不开始参与一些过去视为愚蠢的社交活动,以免在阿比盖尔去陪伴生母的那几天里自己独守在家频繁的去看手机。他如常地应付每一只前来就诊的动物,只是在某些时刻,他会分神去留意门外驻足在待收养笼子边上的身影...

 
 
 
   

【hannigram/拔杯】很高兴遇见你(中)

昨天写到今天……还以为今天能写完,临时接到字幕组活儿……还是争取今天完结掉!

给小趴给小趴给小趴。

----------------

第二天威尔没能在宠物医生怀里醒来,他是被洗碗机和吸尘器的轰鸣声给吵醒的。他走出卧室,十分震惊的看到汉尼拔正在拆洗他的冰箱。

老天,威尔活了三十年,头一回知道冰箱是可以洗的,这差不多告诉他,窗帘也可以洗一样,果然,他在洗衣篮里找到了原本挂在客厅的窗帘。

“早餐已经在桌上。”汉尼拔头也不回的告诉他。

尽管按照某种诡秘的社会观点来看,威尔应该活得更精致、更有品位一些才行,然而残酷事实证明,一个基佬也可以活成直男癌晚期。

一大早就遭遇了视觉上的核爆,这位儿...

 
 
 
   

亲爱的朋友

雷/BE,就不带tag了><。

------------------


威尔和汉尼拔自悬崖一跃之后潜伏了三年,然而算一算他们真正共事的时间,掐头去尾居然不到一年。


这是杰克在行为分析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他的团队几经拆解重组,又换了新的名字,新上任的部长明天就会到岗,对方40出头的年纪,谨言慎行,目光犀利,比他当年看起来精明得多,会是个能干的家伙。


他的办公桌收拾得很干净,私人物品在上周就已经全部带回家了,其余卷宗按时间规整给文书,退休派对在昨晚举办,市区最好的酒店,局里还在的领导同事都到了,按理说来,今天他大可直接在家休息,不会...